分卷阅读2

掩面而遁马甲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然而金口玉言驷马难追,一炷香的工夫后,满宫上下就都听说了,皇帝解了皇后的禁足,改罚皇后做苦力,拿着笤帚顶着大中午的日头儿扫地——皇帝还亲自搁边儿上监督着呢。

    不光监督,还是坐在树荫底下监督,一面惬意地吃着果子品着茶,一面吩咐我:“动作再快点儿,照皇后这么下去,扫到天黑也到不了朕的寝宫。”

    我眼前一黑。

    奸妃呢?你奸臣爹手底下还缺人吗?

    我我我,我现在弃暗投明还来得及吗?!

    果然,等我半死不活地拖着笤帚站到了皇帝寝宫门口,已是日暮时分。而皇帝这一下午哪儿也没去折子也没批政务也没处理,就在这儿幸灾乐祸看了一下午的戏?!

    你不亡国谁亡国?

    昏君!

    昏君看我气儿喘得匀了,慢悠悠走上前来:“来都来了,皇后进门喝杯茶吧。”

    我想了想,也没跟他客气,毕竟我这劳累一下午,现在又干又渴,活像只被人拔了毛拎着脖子甩在砧板上的鸡。

    我以为我已经挺不跟皇帝客气了,没想到还有人更不跟他客气。我和皇帝前后脚进寝宫的门,立听得里面娇滴滴甜腻腻神光离合荡气回肠九转十八弯的一声“郎君呀~”,一个袅娜的人影儿颤颤巍巍从龙床上坐起来了。

    我在皇帝后头脖子一抻,看得真真儿的,除了条薄得不能再薄透得不能再透的红纱,那人身上啥都没穿。

    奸妃!

    ……这奸妃的皮肉可真好看。????

    【三】

    大概是我吞口水的声音有点大,皇帝他不高兴了。

    皇帝冷冷地说:“x妃,如今你是越来越没规矩了,穿成这样,成何体统?”

    奸妃把被子裹裹,露出个头来,委委屈屈一声哦。

    我心下咂摸咂摸,正暗自遗憾,就见皇帝转过身来,目光如炬瞪着我。

    “皇后。”

    啥?

    “给朕滚回去抄宫规,三遍。”

    啥?!

    “抄不完继续扫地!”

    “……”我一边转身一边在心里用各国语言疯狂问候皇帝他家祖宗——去尼玛的皮皮虾,自个儿在这儿宠幸美人,把老子撵回去抄书?

    不是说好要请老子喝杯茶的吗?!

    我这个身转得不情不愿生无可恋,转到一半又被皇帝叫住了。

    “皇后!你的规矩学到哪儿去了!朕还没走你就先走?!再加两遍!”

    啥?你走什么走?!

    皇帝说得特别理直气壮:“朕去盯着你抄宫规,省得你又偷懒,妄图蒙混过关!”

    “……”不是我说,这皇帝怎么,怎么这么喜欢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我的痛苦之上呢?

    我信了你的亲妈邪!

    我卑躬屈膝垂着头,看皇帝趾高气扬昂首阔步从我面前过去了——这一刻,我仿佛能感觉到背后嗖嗖射来的刀子似的锐利目光。

    奸妃也信了你的亲妈邪!

    皇帝一声令下,小内侍哆哆嗦嗦地抱出宫规来给我抄,一趟两趟三趟……还特么没搬完?!

    那狗皇帝还坐在一旁老神在在地点着数儿!

    我心酸地吸吸鼻子,抓起毛笔就是一通狂草。结果皇帝又不高兴了:“你看看你写的那是什么玩意儿?”

    我回答说是草书。

    结果皇帝嗤之以鼻:“人家的草书是纸上书,你的草书是纸上爬!堂堂的一国皇后,写起字来还不如刚开蒙的小孩儿!”

    有本事你立个刚开蒙的小孩儿当皇后啊!

    当然了,这话我也只敢在心里偷偷叨咕。

    皇帝不依不饶凑过来,非要给我示范一下标准的抄书姿势。只见他他执起笔,铺开纸,气息沉静眉眼微凝,定神片刻,忽然神色一变——说时迟那时快,他再抬眼时,已换了副不吝不羁的惫懒神情,一抬腕笔走龙蛇,挥毫落纸如云烟。

    一纵又一横,一欹又一倾。临江不羡飞帆势,下笔长为骤雨声。

    皇帝执笔的手也好看,指节修长,筋骨如削,手如美玉,看得我一颗心不争气地怦咚了好几下——忘了说了,我这人其实是个隐性颜控。一喜欢男人手好看,二喜欢男人字好看,三喜欢……咳咳扯远了。

    一时间我瞅着皇帝,忽然觉得他手也好看字也好看,好看得让人简直想跪舔,实在是前所未有的顺眼。

    恰在此时,皇帝停了笔,方才肆恣的神情慢慢收敛,口吻不悦:“看到没有?这草书就得……”

    他对上我的目光,忽然闭了嘴。我忽然觉得皇帝的脸也挺好看的,眉杳杳远山凝黛,目绽绽秋水横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