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

掩面而遁马甲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皇帝忽然俯下身来凑近,捏起我的下巴。他的睫毛真长,弯弯的,像两把小刷子,几乎要扫到我脸上;他的鼻子又长又直,鼻梁出奇地挺拔,不知道那啥啥会不会……

    我这么想着,眼神就不由自主地向下瞟。一瞟之下,大惊失色:

    “皇上皇上!龙袍袖子落砚台里了!”

    ……后来我猜,皇帝可能也许或者大概本来是想宠幸我来着?

    不过当然他没有。这一晚他在我床上睡得黑甜,而我伏案奋笔疾书,抄完宫规还得抽空研究巧洗龙袍一百招,真他娘的悲摧。

    【四】

    外头纷纷传说,皇帝在我宫里留宿了一整晚。

    听说自打奸妃进宫以来,这还是第一次,皇上在其他人的寝宫过夜。

    要我说,当皇帝就是这点不好,活得一点**也没有,连跟谁上床睡觉的破事儿都要被人动不动拿出来吧啦吧啦。

    不过我就贼委屈了,明明我跟皇帝啥少儿不宜的事儿都没干,特么一个个整得跟我承了恩受了宠占了多大便宜似的。

    谁稀罕?!

    我不稀罕,但是奸妃他明显稀罕。第二天一大早奸妃就上门了,楚楚可怜梨花带雨的,穿得贼几把小清新,跟头天晚上那个妖艳贱货完全不是一个风格。

    而我由于通宵抄书坐了一晚,现在是头晕眼花腰酸屁股疼,昏昏欲睡体虚气短,黑眼圈浓重起床气爆棚,看着底下奸妃那小模样实在不怎么耐烦,非常想把人囫囵个儿团吧团吧扔到皇帝床上,让他爱怎么滚怎么滚去吧。

    只见奸妃屏退左右,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柔柔地喊了我一声:哥哥。

    我心里腹诽,谁是你哥哥!

    奸妃忽然直直落下两行泪来,起身一扑,直扑到我跟前,扯着我的衣角凄厉地问:你为什么要进宫,为什么要进宫?是你家中逼迫于你,还是那狗皇帝垂涎于你?!

    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见奸妃失魂落魄道:不,不是皇帝,是他们,是他们!他们怎能如此,怎能如此……你爹和我爹,他们明明都答应过的,只要我肯听话,只要我毁了和你的婚约进宫为妃,只要我能笼络住皇上的心思,你就不用进宫!可你还是进宫了,还被那狗皇帝……为什么,好哥哥,我明明使了手段,让皇帝把你禁足冷落,为什么你还是入了皇帝的眼?你是不是逼不得已的,是不是有苦衷?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啊!

    然而不等我回答,他就脸色惨白地倒退两步:你别说,你什么都不要说,我不想听!

    奸妃边说边哭,话音还没落地就梨花带雨地奔了出去——扑面而来的信息量一时砸得我头晕眼花:奸妃的真爱原来是皇后,这特么得是多脑残的作者才能想出这么脑残的剧情啊?!

    回忆回忆作者给我描述的剧情,我忽然茅塞顿开、恍然大悟——怪不得第一世皇后从来没得过皇帝半点宠爱,原来是奸妃在从中作梗啊!

    怪不得第一世奸妃爹谋反得比第二世晚,因为第二世皇帝一上来就画风突变贼宠皇后,奸妃肯定又醋又妒,于是煽风点火地就把宫变提前了!

    怪不得第二世皇帝把皇后放出宫去以后,没让他袭他自己家的爵,反而另封了一个爵位,因为皇后爹跟奸妃爹八成是一伙的!

    怪不得……我忽然打了个哆嗦。

    ……如果,如果皇后和奸妃,真的是青梅竹马有过婚约的恋人的话,那为什么在第一世,皇后要拼死保护皇帝?

    就算皇后是个愚忠的,那第二世呢?第二世,皇后就没发现皇帝对他不同寻常的宽容?如果发现了,难道就没为自己从前的恋人求求情什么的?

    要知道第二世里,罪涉谋反的奸妃一众可是被皇帝处以千刀万剐抄家灭族的极刑——皇后虽然独善其身,可难道,他对皇帝就没有半点怨恨吗?????

    【五】

    我心里这大片大片的纠结,皇帝他可一点也不知道。

    不仅不知道,还天天来我这儿瞎晃悠,除了怼我还是怼我,然后顺理成章地留宿,并且我睡地板他睡床,如是足足过了三月。

    为此我曾经提出抗议,这么大一皇宫呢,既不少床也不缺榻,凭啥让我睡地板?!

    皇帝说:“朕乐意。”

    “……”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但是天气渐渐凉了,一场雨后就开始返潮。这时代人都讲究接地气,地上再铺褥子那也是石板地,我那地铺睡得贼不安生,一晚上醒了三回,翻来覆去地觉得被窝里找不到一处干爽的地方。

    我可能动静有点大,因为帐子里忽然亮起来——皇帝抬手把床头夜明珠的罩子取下来了。

    “大半夜的,闹腾什么呢?”

    我老老实实说,被窝太潮,难以睡着。

    皇帝不耐烦地啧了一声,翻身坐起来,我以为他要良心发现地喊人来给我搬个软榻或是换床铺盖。结果……

    结果皇帝径直走过来,腰一弯臂一展,就把我从地上捞起来了?

    长得高了不起啊?!

    长得比我高很多的皇帝把我往床上一扔:“往里边儿去,睡觉,老实点。”

    我老老实实滚到最里面,被皇帝扔下来的大被兜头一罩,盖了个结实。

    皇帝扣上夜明珠的罩子,窸窸窣窣钻进被窝:“睡吧。”

    哦。

    我开开心心闭眼睡觉,刚热泪盈眶地握住周公他老人家的手,忽然被一只手用力一拽,迫不得已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