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掩面而遁马甲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一睁眼,就惊恐地发现,皇帝他在扒我衣服!

    此情此景,我不得不开口阻止:“皇上这是做甚?!”

    皇帝不耐烦地皱着好看的眉:“你衣服都是潮气,妨碍朕睡觉,脱了!”

    大半夜的半明半昧的禁欲了三个多月了,一个很符合你审美的男人骑在你身上扒你衣服,你们俩还有合法执照,随时可以开车。

    换你你怎么整?

    反正我不矫情。我从誓死不从到欲迎还拒大概也就用了三秒。

    你问皇帝?

    我只知道,他硬起来肯定用了不到三秒。

    翻来覆去开了一晚上皇家豪华马车,天快明的时候我才睡着。

    这回皇帝总算是良心发现了,没一个人来喊我起床,我舒舒服服地睡了一天,睡到星月隐耀夜幕低垂,醒了,饿的。

    我开门喊人摆饭,一面吃点心垫肚子,一面问:“皇上呢?”不是这么拔吊无情吧?!

    白日发生宫变,皇上在处理叛贼。

    我差点被嘴里半块绿豆糕噎死:“那奸……x妃呢?”

    下狱了。

    “我爹呢?!”

    也……下狱了。

    “那我呢?!”

    “有你什么事儿,老老实实给朕当你的皇后。”

    皇帝一边说,一边跨过门来;我呆呆仰头看他,眼睛转脑子不转:“当皇后?”

    “怎么,不想当?”皇帝顿时眯起眼来,戾气大盛。

    “能不能换成……出宫?爵位?爵位不要也成!”

    皇帝弯起嘴角:“不能。”

    为啥?!

    “你知道的太多了。”皇帝亲昵地按住我的嘴角,“——不管你以前是谁,从现在起,你就是朕的皇后。”

    “……”我一直以为,皇帝他没重生。

    结果踏马的,皇帝他是第二次重生?!!

    【从此皇帝和皇后过上了幸福而性福的生活,全文完。】

    我:“等一下?作者你滚出来!你特么把话说清楚!”

    【皇帝遣散后宫,你独得皇上恩宠,你一高兴,就给皇帝生了个太子,全文完。】

    “你踏马的才生!老子才不要生!你特么能不能好好解释一下这都是什么见鬼的剧本?!!”

    【你所要求的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英俊多金体贴温柔用情专一器大活好的男朋友已经送达,全文完。】????

    【番外:皇帝他其实重生了】

    皇帝他其实重生了。

    并且,不止,一次。

    现在皇帝他很暴躁,毕竟他已经是第三次当皇帝了,又毕竟他其实并不是很喜欢当这个皇帝。

    皇帝他也不想这样。其实在当皇帝之余,皇帝的理想是做个书法家来着,皇帝的书法是皇帝的骄傲——然而现在一帮臣子天天看他写的朱批,却没一个夸他字写得好。

    皇帝委屈。

    皇帝追忆了一下自己莫名其妙的前两辈子,更加心塞,并且委屈。

    第一辈子,娶了两个不安分的重臣之子,一个皇后,一个宠妃。结果两家全叛变了,就皇后傻了吧唧跟着他逃,还替他挡了一刀,临死前告诉他,自己早知道家里谋反的计划,但是没有勇气,也没有本事阻止……已经对不起皇上一次了,不能再对不起皇上第二次,那就只能愧对家人了吧啦吧啦。

    皇帝觉得皇后蠢得可恨也迂得可怜,但念在救命之恩上,重生之后对他也是多加照拂,皇后他爹谋反按理该诛九族,但皇帝力排众议保住了皇后,还给他风风光光送出宫去,封了个爵位。

    结果万万没想到,和皇后家一起谋反的宠妃居然是皇后青梅竹马的恋人?!

    宠妃被赐死,皇后他也不想活了,先是悲伤而浑浑噩噩的,后来又懦弱而进退两难的。

    皇帝上辈子没弄明白,但这辈子弄明白了——皇后他不是愚忠,他是真傻,比墙头草还脓包!

    叛军没能斩草除根,残部集结起来想了个美人计,送了个奸细来迷惑皇帝,然后皇帝还真给迷惑住了,稀里糊涂又丢了命——关键那奸细是宠妃的某某亲戚,皇后是认识的也是见过的,可他没敢跟皇帝说!

    原因大概不外乎又是那些,没有殉情已经对不起初恋一次啦不能再对不起他一次啦那就只能愧对圣上啦,吧啦吧啦之类的。

    于是皇帝再一次醒来并看到熟悉的帐幔熟悉的房顶之后,气得胸口脑仁儿一起疼。

    ——这一次!绝不心慈手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