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

掩面而遁马甲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书名:《皇帝他怎么没重生?!》

    作者:掩面而遁马甲君

    文案:逗比傻白甜文

    关键词:第一人称|穿书|重生|he

    ????  【一】

    我死得很俗套也很突然,就特么是被那个傻逼兮兮的无良作者在心情不好的时候一不小心给写死的,一时之间天地惨淡风云变色,真可谓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发泄完后,无良作者终于找回了一丝丝良知,对我产生了一咪咪愧疚。她拍着胸脯对我说:“你还有什么心愿未了,我一定尽最大努力在番外里实现它们!”

    我说:“我不想死,我还想活。”

    作者假惺惺说:“哎呀,这可不太好办。读者们对你的死纷纷表示既懵逼又满意,给我刷了不少长评呢。作为一个有良心的作者,我不能对不起大家的眼泪和墨水!”

    我就又想了想,想起自己死的时候父母双亡无亲无旧,孤寡伶仃单身老狗。于是我说:“我要一个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英俊多金体贴温柔用情专一器大活好的男朋友!”

    作者摸了摸自己的良心,说:“……不如我们还是坐下来商量商量让你复活的事情吧?”

    经过一番激烈的讨价还价,最后的最后,无良作者答应写一篇穿越重生文,让我穿越,让主角重生。无良作者极尽详细地给我描述了这篇文的全部设定,什么古代架空啊什么男男生子啊什么上茅房用的是草纸啊……无良作者难得有良心地给我大幅度剧透了一回,说重生的那个猪脚就是这个王朝的皇帝,上辈子亲佞远贤宠爱奸妃,结果被奸妃的奸臣爹一场宫变撵下了皇位,一路逃亡之际只有先前备受冷落的男皇后一直不离不弃地追随他。不过追随也没能追随到最后,忠心耿耿的皇后为了保护不是皇帝的皇帝,挂了。于是重生之后,皇帝把皇后当成手足兄弟看待,对皇后是又敬又宠,最后皇帝遇到了自己的真爱,给皇后封了爵位还放他出宫,从此一生平安富贵海阔天空。

    我一脸懵逼——按照通常的套路,皇帝重生之后,难道不是应该对皇后爱意萌发、从此椒房专宠?

    无良作者声情并茂地说:临终之前,皇后就当年入宫的初衷与皇帝充分交换了意见,深入阐述了自己对后宫生活的不适,表达了自己希望周游四海通达天下的美好愿望,抒发了自己一生不得志的苦闷与悲情。重生之后,皇帝充分认识到了后宫管理与选秀制度的积弊所在,从而制定了切实可行的计划方针,并……

    我一拍桌子,气冲云霄:求求你赶紧送我走吧!

    我必须得说,我觉得我家智障作者可能是个光荣的国家公职人员,写材料的。

    重生不过一睁眼一闭眼,再醒来时已经换了人间。我一睁眼,就看见一个穿得妖妖调调半露香肩的小美人一手指着我,梨花带雨地说:“皇上,皇后他,他,他……”

    我看看天看看地又看看自己,终于明白我这是到了皇帝重生的第一天——帝后大婚的第二天。

    上辈子,帝后大婚当晚,皇帝跑去安抚“偶感不适”的宠妃,冷落了皇后;第二天早上皇后召见各宫嫔妃,被宠妃指着鼻子怼,还被皇帝罚了一个月的禁足……不过嘛,重生而来的皇帝自然不会这么做了。

    我悠哉地转转脖子,等着皇帝说出那句惊掉一屋子下巴的台词——“放肆!x妃,你竟敢对皇后不敬!滚回去闭门思过一个月!”

    ——“放肆!皇后!你有没有把朕放在眼里?!给朕滚回去闭门思过一个月!”

    我的下巴咣当一声掉下来——作者呢?丧尽天良的作者呢?!这特么和说好的剧本不一样啊?!

    皇帝他,皇帝他怎么好像没重生啊?!!????

    【二】

    我开开心心在自己宫里禁足一个月,要吃有吃要喝有喝,过着吃了睡睡了吃的**生活。非要说有哪点不太满意的话,那就是:入眼美男,全是太监。

    其实这么说也不太对,因为这里的太监叫内侍,不叫太监。内侍都是吃了男男生子药的,都是皇帝一个人的后宫——说白了,都是受。

    而我梦想中英俊潇洒高大帅气的皇家侍卫们,全都在各宫宫门外头宫墙底下轮值。我这一被禁足,那是一个都见不着,宝宝心里苦。

    实在闲得长毛的时候,我就坐在寝宫的窗子底下,一边呼吸甜美天然无污染的新鲜空气一边yy,yy大内侍卫和冷宫嫔妃不得不说的那点事儿,绝对的惊心动魄有肉有剧情。啧,要是让我当作者,肯定比我那傻x作者强出十里地。

    我就这么愉快而无聊地发着呆的时候,皇帝来了。一看我老老实实安安静静本本分分的,大约心里挺满意,就端着架子问:“朕听说,皇后终日枯坐窗前,若有所思?”

    有句古话说得好,识时务者为俊杰。我连忙接住这个台阶想下来,谄媚地说:“臣终日临风而坐,所思者无非陛下矣;臣终日临窗而望,所望者亦是陛下矣。”

    听见前面那句时,皇帝好像还挺满意的,可我话音一落,他的脸“咣当”就放下来了,冷笑着说:“看来皇后果真对朕甚是思念。”

    我赶紧点头。

    “以至于竟然,望着朝北的窗户,都仿佛能望见南边儿的朕了。”

    我……我???

    皇帝冷嗤一声:“依朕看,皇后大约是相思成疾,而且病得不轻。”

    “……”我在心里死命抽自己大耳刮子,叫你扯谎不打草稿!

    “既然有病,那就得治。”皇帝磨牙霍霍对着我,“念在皇后入宫时日尚浅,对宫中情形不熟也情有可原……这么着吧,皇后拿个笤帚,从寝宫门口一路扫到朕的寝宫门口,好好认认路,顺便还能活动活动筋骨。”

    我:??!!

    去尼玛了个皮皮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