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黑道总裁

月凌情2017-4-23 11:2:9Ctrl+D 收藏本站


  “对我,妳没有说不要的权利。”持续手上的动作,他俯身轻吻她的唇。

  “你?!”见他仍执意要完全脱去她的衣裙,雷法伶惊瞪黑瞳。

  虽然他身后那一群男人及两侧的男人,与她仍有一大段的距离,但法伶依然觉得自己被无情羞辱了。

  她无法让自己在一群男人面前光裸身子,她办不到。

  而他倘若坚持要如此,那他也必须付出代价!褪去惊骇的双眸,乍然浮现一抹坚决。

  在他抬手触碰她红唇之际,雷法伶冷着眼,倏张口,狠狠咬下。

  “妳?”重咬而下的贝齿,霎问咬痛他的手掌。

  惊瞠双眸,雷法伶想松开对他的狠,但……她不甘心!

  她不甘心自己要平白受辱!直视他冷色厉眸,雷法伶因一再窜上心头的怒意,而狠狠痛咬他的手。

  见她丝毫不松口,黑杰克微拧浓眉,凝盯着她。乍见她眼底一片冷意,黑杰克这才发现自己忽略了她冷傲的性子。

  既冷又傲的她,怎有可能如此简单就接受一个陌生男人,在众人面前如此对待她呢?突地,一抹笑意扬上他幽沉的眼眸。他喜欢这样的她。

  “妳如果真喜欢咬,等一下我再让妳咬。”他言语暧昧,眸光宠恋。

  话才说完,黑杰克强行抽回遭她利齿狠咬的手掌,打横抱起她,起身就走。

  “黑少?”白亚愣眼看他。

  “仪式已经完成了,不是吗?”他回过头。

  “是。”

  “那再下来就是随我意愿了,我可不想让她太过害臊。”他笑望着怀里的她。

  快速穿过长廊,他抱她上楼回到自己的卧房,将她放到黑色大床上。

  看着她遭怒火染亮的黑瞳,他微扬眉,伸手想撩过她散落于颊上的发。

  狠瞪着他,雷法伶在他又伸手拂过脸颊之际,再一次张口执意咬痛他。

  “妳还真是喜欢咬我。”虽然有些痛,但黑杰克仍笑得不以为意。

  “叫什么名字?”

  这时候才问他订下的女人名字,也许太迟了点,但,他还是得问。

  狠眼瞪他,雷法伶依然紧咬他的手掌,拒绝回答。

  “不说?嗯,有个性,我喜欢。”虽然手掌已被她咬出血,但他还是一脸的无所谓。倾身吮吻她细嫩的耳垂,他朝她轻吹出一口气。

  入夜时分,凉风拂过绿林枝橙,树叶婆娑,沙沙作响,除值勤人员来回走动外,阎门分部一片宁静。

  这样的夜,感觉好静,也好沉,就好象他此时的心——

  在二楼主卧室,黑杰克倚靠窗台,背着月光,在黑暗中凝盯前方昏睡在柔软大床上的美丽女人。

  将手中属于她的名片夹及身分证放回她的皮包里,杰克再一次凝视床上的她。

  原以为让自己喜欢上的她,只是一个美丽的粉领贵族。

  没想到她却是雷集团秘书长,也是自他身边抢走宋依伶的雷法医院院长雷法斯的妹妹——雷法伶。

  看样子,他与雷家的恩怨是难以理清了。

  不过想想,他们雷家抢了他阎门的菁英分子,还他一个美丽女人也不为过,不是吗?看着尚处于昏迷中的雷法伶,他唇角勾扬。

  突然,就着微亮月光,他看见昏睡的她微拧柳眉,也动了动身子。

  抬手按下房内照明,黑杰克跨步迈向床缘,低头俯视合眼闭唇,仍无意识的美丽容颜。轻轻地,他以指腹划过她的鼻梁。

  丢了一个宋依伶,却换来这么一个令他动心的女人,他很满意。

  纵使刚才白亚一再暗示雷法伶因出身豪门世家,拥有美貌与智能,其它项条件也都极为优秀,所以个性是既冷又傲,难以亲近。

  但,那又如何?他之所以会看上她,不就是因为她给他这样的感觉?

  在看腻了那些喜爱阿谀逢迎他的人之后,她的出现犹如是上天送他的一项意外惊喜。他喜欢她的美、她的冷,还有她的傲。

  轻掐着她下颔,他俯身在她唇上烙下一吻。她是他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