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黑道总裁

十三

月凌情2017-4-23 11:2:25Ctrl+D 收藏本站


  她真的在午休外出用餐时,被刀疤李下药,而为了她,他,黑杰克下令剿了刀疤李的西帮地盘,之后,她成了他的女人……

  静立窗前,雷法伶凝望窗外一片漆黑,眸光清幽淡然。她想认了这一切,想忘去一切发生的事,更想离开那个莫名男人的身边。

  但,他拒绝。因为他说他要将她永远禁锢在他的世界里。只是她不想如他的愿,她只想离开这一切,离开不属于自己的地方。

  而且至今,她已经被囚禁在阎门分部快十天了,若再不与家人联络,爸妈他们一定会担心她的。

  她希望大哥他们能尽快找到她,只是,想起两年多前,二哥法斯曾为救出依伶而与阎黑正面对峙,她……

  意外窜进脑海的往事,教雷法伶无力地垂下双肩,轻声叹息。

  她担心这样的新仇旧恨加起来,大哥他们一定会与阎门发生冲突,进而展开报复。

  她是想离开这里,但她不希望事情被闹大,让雷集团因她而与阎门扯上关系,导致声名受损,她只希望事情可以有完美的解决办法。

  但是在被控制住行动,且无法与家人联络之时,她根本无法可想。

  她想逃,但她逃不出他局限的范围,走不出阎门分部大门,在他的世界里,她就像是一只被他囚禁在笼里的金丝雀。

  “在想什么?”黑暗中,传来黑杰克无情绪起伏的低沉嗓音。

  眨了一下眼眸,她回过神,褪去脸上多余表情。

  “为什么不开灯?”打开室内柔和灯光,黑杰克走到她身后伸手搂住她。

  他已经习惯这样搂着她,习惯这样紧紧地将她紧搂在身前,教她无法动弹、无法挣扎,也无法拒绝他的接近与亲昵。

  而这些天来,她似也习惯他这样的霸意,不再浪费力气。她选择沉默。

  但他像也习惯她这样的沉默,甚至还欣赏着她傲然的性子,因为在她眼底,他似乎见到了自己的影子。

  他知道他必须再多给她一点时间,接受眼前事实,接受他的存在。

  “饿了吗?”他在她耳畔边,轻问着。

  静立窗边,她依然静凝窗外,而没有任何响应。

  “我让张嫂准备了消夜,一块下去吃吧。”他轻声低语。

  只是不管他如何示好,雷法伶仍是没反应,而说到最后,他似被惹怒了。

  “还是想惹我生气?”

  转过她的身子,他出手勾抬起她的下颔,对上她似平静无波的黑瞳。

  “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要让我生气了,妳吃不消的。”

  “那又如何?”看着他冰冷眼眸,她终于开了口。

  她,就连说话语气,也和他有些相似。掩下眼底一丝异样光芒,他黑眼一凛,眸光微怒。

  “妳就是想惹我生气?”

  “我只想离开这里,只想回到我原来的生活。”

  “不可能,我要妳留在我身边。”

  “你不是不强迫女人的吗?”她望着他。

  “妳不一样。”对她,他极具耐心。

  “那你要用链子炼住我吗?否则我担心有一天你会看不到我。”她忽然笑了起来。

  “不可能,没有我的同意,妳走不出大门一步。”

  瞬间,她笑容疾速褪去。

  “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我才可以离开?”

  “我死的那一天。”一句冷语自他口中传出。

  那冷硬的眼眸,敦她神情一怔,但她仍无畏地直视他眸底寒光。

  “还有我死的那一天,是吗?”

  “没错,但——除非我允许妳死。”他冷言加注。

  “那你何不干脆杀了我,然后花点钱造一副透明棺,把我摆在里面,这样你就永远都看得到我,我就永远都是你的,也不会想逃了,不是吗?”

  “妳就是想死?!”她存心激怒他,也如愿了。

  “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