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黑道总裁

十四

月凌情2017-4-23 11:2:27Ctrl+D 收藏本站


  “我告诉妳,妳就算是想死,也得问我要不要一具冰冷的尸体!”他冷眸微瞇,狠狠掐痛她的下颌。

  “你——”他异于往日的怒气,教她傻住。

  忽地,黑杰克一个转身动作,将她打横抱起,疾步来到大床边。

  下秒钟,她已被拋到床上,也被他紧紧压制在身下。

  “你、你想做什么?!”她惊呼出声,脸色涨红。

  “我想做什么,妳看不出来吗?”他单手将她双手紧箝于头上。

  她又羞又怒的瞪他。

  “第一次是帮妳解春药,其余几次也是为解妳体内残余药效,那现在——”他怒眼回视。

  为了不吓坏她,不强迫她,他一直希望她能主动接近他、接受他,所以他一再克制住自己想要她的欲望,等待着。

  但现在,他知道等待已经没用,因为她依然排拒着他,依然想离开他。

  面对这样的事实,他感到无力,却也更加地愤怒!

  “现在该是妳回报我的时候!”

  雷法伶觉得自己无法反驳他的话,也无法对他理所当然的索求回报提出任何异议,但——

  “回报的方式有很多种!”她涨红脸,双手急着想隔开两人的距离。

  “但我只想妳用这样的方式,回报我对妳的付出。”他冷声回道。

  雷法伶紧咬红唇,十指也紧握成拳。她想拒绝,但她是欠他一次人情。

  “好,这次就算我还你人情!”仰望他沉亮黑眸,她紧抿唇,“但以后你当你的黑道大哥,我做我的千金小姐,你我再也没有交集。”

  “没有交集?想跟我谈条件?抱歉,那是不可能的。”她的说法,教他冷笑。

  “你?!”他的回答敦她生气。

  她极力想推开身上的他,但他却压得她、吻得她快喘不过气来。

  “我喜欢妳穿著我特地为妳买来的衣裳……”吻着她的唇,他隔着她身上白色短洋装,抚着她婀娜曲线。

  除非她想光着身子面对他,否则在他强行拿走她身上所有衣物后,她只能穿上他送进房里的衣饰。

  “你!你放开我!”她奋力一推。

  “我的耐性有限,不要逼我用强的。”他狠声道。

  “为什么不答应我?!”她吼着。

  “因为妳已经被贴上我的卷标,永远都是我黑杰克的女人!”

  刷地一声,黑杰克翻过她的身子,拉下她身后拉炼。

  “我不是!没有我的承认,我永远也不是你的女人!”

  雷法伶急侧翻过身,避开他的侵略。滚落床的另一边,她冲向房门。

  “想跑?!”

  砰!黑杰克硬生生的将她定在厚实的门板上,毫不控制力道。

  “嗯!”突然撞上的力道,救雷法伶痛得差点昏过去。

  掐住她的下颔,黑杰克强制转过她的头,冷眼凝看她惊骇瞳眸。

  “最后一次警告,不要惹我生气……”他语音轻柔而危险。

  “你……”那如虎豹般阴惊的黑眸,瞬间震慑住她。

  趁她惊愕之时,黑杰克动手疾速褪去她与自己身上的所有衣物。他以结实健美的体格,与她窈窕娇躯紧紧相贴。

  待回过神,雷法伶又羞又怒地紧环住自己赤裸的前胸,与他怒目相视。

  “你……”她张了口,想惹怒他,想教他自动离开自己。

  可是,却让他霸道的封吻住她的唇,而发不出一点声音。

  “嗯,不要!”雷法伶一再挣扎着,想挣脱他的控制。

  雷法伶又惊又惧,无法控制的颤抖着。

  黑杰克一个动作即将她拋丢上床。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