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黑道总裁

十九

月凌情2017-4-23 11:2:38Ctrl+D 收藏本站


  黑暗中,她被迫转过身,仰起脸,下一秒钟对方冰冷的唇,紧紧封吻她因呼救而微启的唇。

  忽地,那一再沁入鼻的熟悉气息与激烈索吻,教她愕睁双眸,愣视黑暗中的男人……黑杰克。

  “我想妳……”放下手中物品,他紧捧着她的脸,狂烈地向她索求激情。

  “你?”她极力的推拒他。待重获自由,她按下一旁墙上的室内照明。

  啪!顿放光明的空间,明白照映出黑杰克深沉眼底的炽情烈欲。

  “你怎么进来的?还有谁看到你?”她脸色泛红,气声恼问。

  “这么久不见,妳关心的就只有谁看到我?”满心情欲未获纡解,他全身紧绷,脸色难看的直视着她。

  “我——”

  “还是想跟我作对?还是认不清自己现在的身分?”

  “你不应该在这里出现!”她十指紧握成拳,怒视着他。

  “不应该在这里出现?”闻言,他冷瞇着眼,大手往前一伸,随即又将她禁锢在自己怀里。

  “我告诉妳,在这世界上,没有我黑杰克应不应该出现的地方,只有我想不想、要不要出现的场合。”

  “你?”

  “还有,妳别忘了妳是我的女人,所以有妳的地方就会有我黑杰克的存在。”他冷声强调。

  “你?”

  她以为自己已经摆脱他,也不会再引起他的兴趣,但现在……看着眼前一脸危险的他,雷法伶这才知道自己低估了黑杰克对她势在必得的心。

  “你到底想怎样?”

  “不是我想怎样,而是妳希望我怎样对妳。”

  “什么意思?”

  “看妳是要我就这么走出去,让楼下那几个便衣保全,通知妳大哥我在妳这里出入的事,还是就此认了这一切。”

  “便衣保全?”她愣住。

  “妳不知道妳那几个哥哥们有多碍事吗?”他冷笑一声。

  原来是哥哥们请人暗中保护她,所以她才能平静度过这段时间?

  只是……雷法伶拧眉看着他。他看起来并不像是那种会有所顾忌的人,那为什么他会直到今天才出现?

  “我想,妳应该是不希望家人知道我的事。”不需要她问出口,黑杰克自动给了她答案。

  “你……”他的回答教雷法伶讶然。

  “如何?”转身走进大厅,留下愣立于玄关处的她,他环视摆设简单的大厅,逛起她的住处。

  粉柔的颜色与简单的布置,让她的屋子看起来女人味十足,也与他住的地方迥然不同。

  穿过大厅,他看见三间房。第一间是她的卧室,第二问是书房,第三间则是客房,而客房的对面是和厨房相连的饭厅。

  就他看来,这近五十坪大的屋子,她一人住起来有些过大,但若再加上他,则是刚刚好。

  回到大厅,发现她还一直站在原处没动静,黑杰克微蹙浓眉。

  “怎么,到现在妳还不明白吗?”他拧眉望着她那远比他记忆里,还要清冷绝丽的脸孔。

  她紧抿红唇,不说话。

  “我可以退让,可以不为难妳,也可以让妳继续过这样的日子,但是妳不能再拒绝我,妳必须接受我存在的事实,必须认了这一切。”

  看见她眼底的不甘,与无法说出口的愤怒,黑杰克寡薄唇角微微上扬。

  “我已经给妳一个多月的适应时间,而我的耐性有限,所以别想再跟我打马虎眼。”

  “你……”

  “现在妳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是我直接上你们雷家,宣告妳已经是我的人,另一条就是我委屈点,当妳的地下情人。”

  他虽说的委屈,但眼神依然狂傲。而她也不相信他真会为了她——为了一个女人,而选择与他们雷家为敌。

  像他们那种混黑社会的兄弟,根本不可能会真心爱上一个女人,更不可能会为一个女人断送自己辛苦打下的江山。

  再说,女人总没有联手打拚天下的兄弟来得重要,所以她选择第三条路——跟他赌。

  “我也给你两条路走。”傲扬起头,她正视他桀骛不驯的眼,“第一,马上从我面前消失,我就当一切事情从没发生过。”

  “喔,那第二条路呢?”黑杰克略感兴趣,扬眉看着她。

  “第二条路,还是马上从我眼前消失,否则就别怪我雷集团用权势压人,到时只怕你阎门就要被夷为平地,连个窗子都没了。”她冷笑道。

  “妳?”她的说法让他感到讶异。

  “再怎么说,我也是雷家的人,我哥哥他们绝不会任我受你欺压的;万一让他们知道这件事,他们一定会为我作主,也一定会不惜一切毁掉你。”

  为压制过他,也为取信于他,雷法伶唇角高扬,表现出自信十足的模样。

  可,她唬不了他。一抹淡的看不见的笑意,忽地扬上他的唇。

  “我就是喜欢这样的妳。”他真的欣赏她,欣赏她冷傲的性子。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