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黑道总裁

二十三

月凌情2017-4-23 11:2:47Ctrl+D 收藏本站


  “妳有胆子就选给我看!”他愤声怒道。

  听着一再传入耳的怒言,雷法伶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生气。

  “杰克……”

  “出来!”

  “杰克,别这样。”她不明白,今夜的他为何会如此坚持与愤怒。

  “妳答应过,今晚一定会陪我吃饭!”

  “我们几乎天天一起吃饭,不差这一次的,不是吗?”

  “妳?”气到了极点,黑杰克无话可说,喀地一声,直接挂断电话。

  她知道他是生气了,但她一点也不慌、不急。

  因为她相信他不会真的跑到雷园找她。如果是以前,他或许会,但现在他不会,她相信他绝不会无缘无故为难她……

  无缘无故为难她?雷法伶顿然一愣。既然如此,那今夜的他,为什么会……

  深夜十一点,雷法伶还是以猫为借口离开雷园。

  “哥,谢谢你。”不放心她半夜下山,雷法厉开车送她到台北大厦。

  “妳邻居也真是的,不过是件小事,也一直打电话催妳。”

  “哥,人家是热心帮我忙,你再这样说下去,下次就没人可以帮我养猫了。”她神色不定。

  “好吧,那我陪妳一道上去谢谢人家好了。”他打算下车。

  挡在他车门旁,雷法伶笑得勉强。

  “哥,不用了,现在已经很晚了,你快回去吧,不然嫂子会担心的。”

  “这……”看看大楼,又看看她,雷法厉微微蹙紧了眉。

  他始终觉得法伶这阵子言行举止十分怪异。

  “小五,妳真的没事吧?”他不放心的问。

  她愣了下,继而一笑。

  “当然没事,我会有什么事呢?有你们四个大男人保护我,我哪会有事?你们放心,我没事的。”

  “这……好吧。”看看时间真的已经很晚,雷法厉终于点头倒车离去。

  他的车一远离视线,雷法伶即快步走进大楼,搭乘电梯上楼。

  她拿出磁卡,刷过门旁科技辨识器,再推门进入。

  才关上门,转过身,按下室内照明,雷法伶即因眼前凌乱的一切而顿瞠双眸。

  有窃贼?她心一惊即转身想开门往外跑。

  但再回头仔细一看,她发现客厅只是凌乱,并没有遭窃,而且四周还多了十几、二十支的威士忌空瓶……

  “杰克?”叹了口气,她拧眉动手收拾落地的抱枕与空酒瓶。

  砰!突然,房间传来一声巨响。

  快步走进房门,雷法伶愕瞠双眸看着手拿酒瓶,倒坐在一堆或倒或立酒瓶中的黑杰克。

  “你怎么喝那么多酒?”站在房门口,她拧眉看着他。

  听到熟悉的嗓音,醉倒在地的黑杰克,勉强集中视线望向房门口。

  “法……法伶?妳……妳回来了?”映入眼底的美丽身影,教他笑颜顿开。他努力站起身子,猛扑向她。

  “哎呀!你小心点。”差点让他扑倒的雷法伶,又气又笑的扶住他。

  “我、我就知道妳心里还是有我!”他笑咧嘴,打着酒嗝。

  醉了的他,有了异于平常冷硬的举止,而无法控制情绪的朗声笑着。

  “呵呵呵……”对着她,他傻笑着。

  “你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雷法伶使尽力道,困难的将他高大的身子弄上床。

  “怎喝这么多酒?这样会醉的。”扑鼻而来的浓浓酒味,教她拧了眉。

  “呵……就怕喝不醉,会……会去找妳麻烦……呵……”他醉笑着。

  “杰克,你——”

  “但……但妳还是为我回来了……我就知道妳会回来……”

  黑杰克兴奋的直往她脸颊亲吻。伸手探至她身后,他拉下她洋装背后的拉炼,直想剥下她的衣服。

  “哎!你醉了。”雷法伶又急又羞地推开他,重新拉好拉炼。

  “不、不、不!”他又打了酒嗝,“我没、没醉,我很清醒。”

  “是吗?”她摇头无奈笑道:“醉了的人,从不会承认自己醉了。”

  “呃!”又一个酒嗝响起。

  “呵,那我醉了……真的醉了……醉在妳的美丽里……呵呵呵……”他一双手胡乱挥,对她呵呵地笑着。

  “你……”见他已经醉得一塌糊涂,还胡言乱语,雷法伶觉得自己根本拿他没辙。

  可是,知道醉了的他,依然将她放在心上,她红唇淡扬。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