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黑道总裁

二十四

月凌情2017-4-23 11:2:49Ctrl+D 收藏本站


  “今天有什么事吗?为什么一定要我回来?”她问着。

  “呵呵呵……今天是、是我的生日,所以我……我想和妳一起过……”他一把紧抱着她,又亲又吻的。

  “今天是你生日?”她睁大眼看他。

  “可……可是妳不理我……妳只在乎妳的家人,妳不管我的心情,不理我的感受,法……法伶……我好难过……”靠着她,他突然轻轻哭了起来。

  他孩子似的哭泣,教雷法伶愣住了。

  “杰克你……”

  “我……我是这样的在意妳,还将妳当成是我的唯一,为什么妳却一点感觉也没有,为什么妳还要为他们忽略我……”

  张着一双醉眼,说着醉语的黑杰克,失常得令她惊讶,却也感动。

  “我知……知道妳家人不可能接受我,但我不在乎,我只要妳……”抓着酒瓶,他又灌自己一口酒。

  “杰克……”

  “只要妳有那么一点在乎我,我就……我就无所谓,我真的可以不理他们……”他抓住她的手,抹去自己嘴角的酒汁。

  “嗯。”她一直都知道他对她的心,但她不知道他竟如此的真。

  “可……可是妳……”突然,他愤眼一瞪,再度仰喉灌下浓烈酒液。

  过于激动的情绪,教他全身颤抖。虽然醉了,但他还是想克制自己的激动,他不想伤害她。

  只是那一再窜上心口的怒焰,就像是要吞噬他、焚毁他般的教他无法再隐忍下去。愤站起身,他醉眼阴狠,高举酒瓶就往墙角愤掷而去——

  铿!锵!瓶身碎地,烈酒溅洒四处。

  “杰克?”

  “妳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是我对妳还不够好吗?”他愤声吼着。

  “杰克,你……”他的狂怒,惊吓到她。

  “为了妳,我连兄弟的话都可以不听;为了妳,我可以重惩跟了我几十年的兄弟,那为什么……为什么妳还这样不在乎我?”

  一把抓起她,紧箝住她双肩,黑杰克奋力猛摇她。

  “妳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妳知道我也是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我……”突然,他怒火乍止,愣瞠醉眼,直望着她,“不,我不是活生生的人,我只是存……存在着……”

  突地,他抓起地上一瓶酒,一开瓶就往喉中猛倒。

  “我没活过,我只是存在着……”久久之后,一句无力的重复醉语,随着他溢出唇角的酒汁幽幽传出。

  “杰克,你醉了。”

  “不,我没醉,我知道现在是……黑夜……”他转向窗外一片黑,“我一直是这样见不得天日的存在着,一直这样无声无息的呼吸着,黑夜是我,而妳……是我唯一的白天……”

  像是被抽光了所有力气,他顿然倒坐床沿,神情怅然若失。

  “难怪妳从不在乎我的感觉。”垂下头,他怆然一笑,“像我这样一个给人定忌日的人,哪有过生日的资格……妳不想回来是应该的……”

  “对不起,我不知道……”从未见过他如此无奈感伤,雷法伶的心微微的痛着,“我们现在就帮你过生日,好吗?”她打起精神,对他笑着。

  “不用勉强,以前没过生日,今年也不用过,但是……”拾起一双醉眼,他醉看着她,“就因为我……我是阎黑,所以妳不能喜欢我,是吗?”

  “我……”她紧咬唇。

  “其实我也希……希望自己不是阎……门的人,不是阎黑,不是黑道的人,但……我没办法。”他泛染醉意的黑眸,有着仅余的清醒。

  “为什么?你可以回头,不要再……”忘了他已喝醉,她认真想劝他。

  “妳知道什么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吗?”他忽然笑了起来。

  “话不是这样说的,只要你有心,也可以和依伶一样脱离阎门……”

  “依伶?呵……”他醉笑失声,“当年要不是我外祖父为报答妳二哥救他性命而出面保她不死,这个世界上早没有宋依伶这个人了。

  呵呵呵……我干脆再告诉妳好了,我外祖父是高雄的大流氓,爸爸生前是美国军火商,妈妈则是人见人怕的大姊头,妳说有这样的背景……我当好人谁会相信?”

  “这……”雷法伶突然无言了。是生长环境造就了这样的他。

  轻抿着唇,她拿走他手中酒瓶,让他躺下,帮他盖上被子。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