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黑道总裁

二十五

月凌情2017-4-23 11:2:52Ctrl+D 收藏本站


  “如果可以当大少爷,当天使,谁愿意当流氓、当撒旦?”望着她无言的容颜,他笑得无奈。

  “这……”他的话,教她又心疼了,“别再想那些了,快睡吧。”

  “法伶,为什么我没有早点认识妳?”看着她,他叹出一口气,“如果小时候我就遇见妳,也许妳就可以拉我一把,也许我就不会认识我义父,也许我就不会进他的阎门了……”

  “那你会做什么?”

  “做什么?我想我会进雷集团……然后把那些对妳有非分之想的男人一个一个做掉,再想办法把妳弄到手,要妳当我的唯一。”

  一个翻身,他醉卧在她膝上,侧看着前方化妆镜里的她。

  “你……”他的话,让她想笑,却笑不出来。

  因为他已经习惯了黑道的日子,思考与行为都是黑道兄弟的模式……

  “好了,你快睡觉吧,不要再说话了。”坐在床缘,她轻拍他的背,想安抚他人睡。

  “法伶,永远不要离开我,也不要再让我生气了……”

  “那你可以为我离开阎门吗?”虽知是奢望,但她仍这样想着。

  如果他能离开黑道,那她与他的阻碍,就会减少很多;到时,她就可以与他一块走在阳光下,而不需要再避开她的家人。

  她相信只要他肯离开黑道,过正常的日子,她的家人也会像接受依伶一样的接受他。但——

  “对不起。”翻过身,正视着上方早已隽入他心的美丽红颜,他紧握着她的手,静凝着她的眼。这一刻的他,像是清醒的。

  闻言,她眼色一暗,垂下了肩。

  “你……”他真的醉了吗?若是醉了,为何连哄她一次也不愿意?

  勉强张着醺醉的眸,他好象看见她眼底的怅然,也像是听到了她心里的声音。

  他……微叹了口气。

  “我不能违背义父死前的托付,也不能放弃那些曾经与我一起闯天下同生共死的兄弟,我……”轻合上眼,声声喃喃细语,消失于他微动的唇间。

  那一夜,雷法伶感觉自己了解他许多,但她从不提那晚的事,也不再提要他离开阎门的事,她像是要遗忘两人间所有的问题。

  因为她已经知道,这一辈子他是不可能放开她,而她像是也舍不得离开他一样。尤其想起他生日那一夜,他说过的话,她的心就微微的痛着……

  我不是活生生的人,我……我只是存在着……

  我没活过,我只是存在着;我一直是这样见不得天日的存在着,一直这样无声无息的呼吸着,我好象是黑夜……

  难怪妳从不在乎我的感觉,像我这样一个给人定忌日的人,哪有过生日的资格?

  妳知道什么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吗?

  如果可以当大少爷、当天使,谁愿意当流氓、当撒旦?

  每每想起他那一夜的话,她的心就像被针锥刺着般,疼了。

  她以为自己是不会喜欢他的,但在意外听见他的醉语之后,她难以控制的一步一步走近他……

  她也原以为黑杰克会为她没帮他过生日的事,气上好一阵子。但他没有。

  每天早上醒来,他依然习惯性地亲吻她,送她出门上班。

  但看着这样的他,这样将对她所有的不满与埋怨隐藏于心的他,她觉得自己的心又痛了。

  她希望他可以不要再这样对她好,但他依然无视她冷淡的反应,继续做着他想做的事——无条件的疼着她、宠着她。

  他总是将她搂在怀里,与她一块看电视,或听音乐,即使不说话,她也可以感受到他只为她而有的温柔。

  慢慢的,极少在家里开伙的她,出入厨房的次数已逐渐加多,现在每天早上她都会为两人准备原各自在外打理的早餐。

  就连下班回到家,她也会动手做晚餐,不再叫外卖,而他总是沉默不语的站在厨房一角,拧眉但却认真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就像现在一样。静倚在厨房一角,黑杰克蹙眉看着眼前拿着菜刀,俐落切着青菜准备下锅炒的她。她的改变来得太突然,让他怀疑她是不是生病了……

  “妳是不是生病了?”

  他突然的出声询问,教她闪了神,一不小心就切伤了手指。

  “哎。”她轻拧眉放下手中的菜刀。

  见状,黑杰克快步上前。发现她左手食指淌出鲜血,他双眉蹙拧得更紧。他拉过她的手,旋开水龙头快速冲洗她的伤口。

  “保健箱在哪里?”

  看他皱眉模样,一丝笑意扬上雷法伶的唇。

  转了身,她走向大厅,自一旁矮柜里拿出白色保健箱。

  打开箱子,她拿出OK绷就想直接贴上——

  “还不行。”他摇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