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黑道总裁

三十

月凌情2017-4-23 11:3:3Ctrl+D 收藏本站


  只是才过没多久,她就发现自己生理状况有变。最近的她不仅容易疲累,也出现明显的晨吐。这样的病征严重影响到她的心情。

  原以为只是吃坏肚子,她并不在意。

  只是当她记起这些日子来,自己食欲不振,精神变差,向来准时的月事也迟了,一股不安已笼罩住她……

  下午,一处理完重要文件,她便请了两个钟头的事假外出,也打电话告诉杰克,今天会晚点回去。

  她打算找间妇产科诊所做检查,除去她心底疑问。

  在两人都做了避孕措施之后,她不应该怀孕,也不可能怀孕,她希望一切都只是巧合,否则这样一个变量,只会让她的未来……失控。

  为避免引人注意,也不想让雷家人发现,雷法伶在确定甩开紧跟在她车后的便衣保全后,才转往位在公司与台北大厦问的妇产科诊所挂号看诊。

  回答过女医师所有提出的问题后,她做了精密检查。为想马上证实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多疑,她耐心在诊所一角等候。

  紧抿红唇,她十指紧紧交握于胸前,一再地在心底告诉自己,她没有怀孕。

  他的出现已经让她的生活乱了节奏,现在她没办法再接受另一个意外。

  突然,一阵手机音乐响起。

  “喂。”她拿出皮包里的手机,按下通话键。

  一听到她的应声,手机彼端传来一道不甚清楚的松气声。是接获便衣保全通知失去她踪影的雷法厉。

  “小五,妳现在人在哪里?”雷法厉不悦的问着。

  “我还在外面,有事吗?”

  “没事,只是……”

  “哥,我没事的,你不要紧张,我等一下就会回家。”

  “这……好吧,到家的时候,记得打通电话给我,知不知道?”

  “嗯。”切断与雷法厉的通话,她将手机重新放回皮包里。

  环视身边一个个脸上有着慈爱光芒的孕妇,雷法伶别开眼,转过头望向玻璃窗外的夕阳。

  敛下双眸,她静静的等着,等到太阳下山,天色暗了,路灯亮起……

  “雷法伶。”一名护士走出看诊室,高声喊出她的名字。

  听到自己的名字,她站起身走进看诊室。

  她紧抿红唇,在年约四、五十岁的女医师面前坐下。

  其实不用女医师再说,也不用再看什么详细的检查报告,由女医师的眼神,她已经知道检查的结果——

  “多大了?”她唇角有着一抹淡笑。

  “恭喜,已经有一个半月了。”看她脸上有笑,原担心她未婚身分的女医师神情顿时轻松不少。

  “一个半月?”真的有了。她唇际笑意缓缓淡去。

  按时间往回推算,她知道这个孩子应该是在杰克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的那一晚有的。

  那一夜,他像是要弥补消失的那一个月,一整夜,不断地要她,要到她该有的防护措施都来不及做,要到房里的保险套已不够他使用。

  只是,她以为事情不会那么巧,不会才那么一晚,就……有了意外……

  “是男的,还是女的?”回过神,她轻声问着。

  “现在胎儿还太小,看不出来。”女医师笑得温和。

  “这样吗……”她神情幽然,垂下头,似失望着。

  “这二个月是危险期,有很多事妳都要特别注意。”女医师想叮嘱她。

  “危险期?”她拾起头,看着她。

  “一般我会建议在这段期间内,最好不要有太过激烈的行房……”

  “那样,孩子会流掉?”看向窗外,她看似无意的问着。

  “不一定会流掉,但很危险就是了,所以如果妳想保住这个孩子,最好提醒妳男朋友……”

  “是吗?”再也听不见女医师的交代,她一脸茫然地望着窗外天空。

  刚才她离开公司时,天还好亮、好蓝,但现在……天色暗了……

  车子才驶入台北大厦地下停车场,远远地,她就看见等在电梯口的他。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