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黑道总裁

三十一

月凌情2017-4-23 11:3:5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他,她眼底有着笑。

  即使是一身随性的穿著,身材高大、酷颜冷峻的他,依然气势强悍,教人无法忽略。而这样的他,是她孩子的父亲……

  “怎么了?”为她拉开车门,黑杰克发现她神情有异。

  “没事。”下了车,关上车门,她对他轻摇着头。

  挽着他的手臂,雷法伶慢慢的与他走向电梯。忽地,她愣看着让她挽在手里的臂膀。

  她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可以这样自然的挽着他,而不再担心被邻居发现两人的事。她好象已经习惯这样挽着他,与他一同回到楼上。

  缓缓调移视线,她仰颜凝望他冷峻颜容。

  他似乎在不知不觉中,影响了她的行为,也改变了……她的世界。

  她该不该告诉杰克,她已经怀孕的事?

  如果知道自己就要当爸爸了,他会有怎样的心情?他会不会高兴?

  她想,他应该会吧。因为他是这样的在意着她,这样的宠她、疼她,那他多少就会期待两人的孩子出生才对。只是……

  她该留下这个孩子吗?

  望着近在眼前的强势男人,雷法伶眼底有着迷惘与犹疑。

  “那就好。”俯看着她黑色瞳眸,他简单地说着。

  他知道她并没有说真话,也知道她下午离开公司时,刻意甩开雷家派在她身边保护她的人。

  因为就连他派在她身边的人,也被她顺利甩脱;若非她先前已交代过会晚点到家,恐怕在她还没到家前,他已经急得发狂了。

  “妳要记得,如果有事一定要告诉我,千万不要藏在心里,知不知道?”

  他再三叮咛。

  雷法伶知道他在担心她,但……静看着他温柔眼眸,她不摇头、不点头,也不说话,就只是淡淡的对他笑着。

  敛下眼眸,低下头,她的笑,有些凄然。告诉他?她能告诉他什么?

  告诉他,她想拿掉他的孩子?

  告诉他,她不能让自已的孩子,和他一样有个个黑道背景的爸爸?

  告诉他,她害怕自己的孩子,在未来也会和他一样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不,她什么也不能告诉他,什么也不能说,以他的专制与强硬,他绝不会答应她拿掉他的孩子……

  黑杰克明显察觉到她近半个月来情绪大起大落,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前一刻,她可以对他笑得温柔,但这一秒钟,她已发了呆,眸光失焦地怔望窗外远方,下一秒钟她又神情凄然,好似心底藏了什么秘密……

  只是热情之后,她往往躲进浴室,借着强大水柱掩去她的放声痛哭,也借着关灯沉睡,来遮住自己哭泣的容颜。

  她以为他不知道,但他怎可能不知道?

  他只是不想拆穿她的假装,他希望她能主动告诉他,是哪里出了问题。

  但一等十数天,面对她白天若无其事的模样,他失望了。

  他想她若不说出来,他很有可能一辈子,也不知道她这阵子的改变所为何来。

  但这一天……

  “呜!”早餐才吃下一口,雷法伶脸色一变,急捣住嘴冲向洗手问。

  “法伶?”黑杰克心一惊,快步跟上,但被她阻于门外。

  喀地一声,她落了锁。

  “怎么了?不舒服吗?”

  “没、没事……呜!”又是一声呕吐。

  蓦地,黑杰克黑眼一亮。

  想着她日渐苍白的脸庞,不振的食欲,消瘦的身子,还有她已迟来多时的月事,他怀疑她已经怀了他的孩子,但他需要确定。

  五分钟之后,雷法伶终于走出洗手间。

  “我陪妳去看医生。”一股难以言喻的喜悦,在他心底轻飘荡着。

  “看医生?”她神情微慌,扯着谎,“不、不用,我没事的,我只是近来肠胃差了点而已,没事的。”

  “是吗?”他笑宠着亲吻着她的额。

  “你吃吧,我上班要迟到了。”无法再面对他的怜惜笑颜,雷法伶勉强回他一个笑,快步往房间走。

  拿起梳妆台上的皮包,穿过挡于房门口的他,她故作镇定走出家门。

  “今天早点回来。”他笑着搂住她的肩,伴她搭乘电梯下楼。他打算等她下班回来,就带她到妇产科诊所做一下检查。

  她愣了一下,急忙摇头,“不、不行,今天公司会很忙,我会晚点回来。”

  “妳星期五不是都可以早点下班?”他浓眉微拧,凝眼望她。

  “这星期比较忙。”她垂下容颜,避开他的锐眼。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