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黑道总裁

三十二

月凌情2017-4-23 11:3:7Ctrl+D 收藏本站


  “是吗?”

  “嗯,你快上去吧。”不想再多说,电梯门一开,她便快步走向停在专属车位上的红色轿车。

  拉开车门,她坐进驾驶座,像是急于逃离他似的快速发动引擎,放下手煞车——

  打档踩下油门朝地下室出口急冲而去。

  而站立原地,看着已空无车影的车道出口,黑杰克蹙拧浓眉。

  下午两点钟,黑杰克倒了杯刚煮好的黑咖啡,走出厨房转进书房。

  他一边喝着热咖啡,一边翻开白亚送来的各地豪门酒店上季营收报表。

  看着报表上各地豪门酒店营收数字皆大幅成长,他唇角微微上扬。

  这季的红利,又可以给大伙一个惊喜了。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他的轻松心情。是沉迪来电。

  快速拿出身上手机,他拧眉按下通话键,即听见沉迪的抱怨——

  “黑少,你太不够意思了,要当爸爸了也不通知一声。”

  “你怎么知道的?”黑杰克神情微诧。

  “咦?不是吗?我以为她到妇产科看诊,就是……”

  “法伶现在人在妇产科?”一道笑意,扬上他的眼。

  原来她自己也注意到了。

  “你等等,我先进去探一探好了,免得误会让你空欢喜一场。”

  “先告诉我,你们在哪里。”

  记下诊所地址,黑杰克一手拿着手机等待,一边快速收拾桌上档案资料,转进衣物间拿西服外套及车钥匙,就大步迈向玄关,走出大门,想尽快赶到诊所陪她。

  不管是或不是,他都应该陪在她身边。

  但他真的有百分九十九的把握,自己就要当爸爸了。

  想到法伶即将为他生下孩子,一道暖流缓缓滑过他的心头。

  “原来你不想要这个孩子,难怪你连提也没提过。”沉迪声音再起。

  “谁说我不要孩子?”突然入耳的话,教黑杰克微愣而停下脚步。

  “黑少,你不要再骗我了,如果你没有不要这个孩子,那她怎么可能来做流产手术?你当我脑子有那么简单吗?”沉迪觉得自己被要了。

  瞬间,黑杰克俊酷颜容骤然冷下。

  “你说她要动流产手术?”伫立电梯问,他紧握双举,脸色阴沉,全身则闪意外得知的消息而颤动。

  “你不知道?”沉迪惊讶道。

  “可恶!”黑杰克愤握拳头,狠劲朝墙壁重击而去。砰!

  似再也无法抑制此刻心底狂乱飞窜的愤火怒焰,一声声沉重喘息自他口中愤然吐出。

  她竟敢这样对他?她竟敢这样对她?

  不断上下起伏的胸口,满载了黑杰克此刻难以倾泄的愤恨。

  他一直视她为唯一,以真心待她,而今天她竞如此对他?再也抑制不住的怒焰,剎那问直街上他脑子。

  “把那间诊所给我包围起来!”一句阴冷的话自他口中硬挤而出。

  “包围起来?”一声不解传来。

  “谁要敢帮她动手术,就把那人的手给我剁下来!”

  切断通话,他乘坐电梯直达地下停车场。

  原该迈开的脚步,此刻却如千斤重般的教他步步难行。

  强忍住胸口泛滥怒涛,他行到轿车旁,打开车门,将手机丢进车里。

  咻!才一会时间,一辆黑得刺眼的奔驰跑车,已自台北大厦地下停车场疾速冲出。

  不顾黄色交通号志闪烁,黑杰克双手紧控方向盘,急转过弯,强行逆向驶往对面车道。

  紧握方向盘,他酷颜紧绷,黑眸森冷,全身僵硬而气血翻腾。

  像是要考验她不要肚里孩子的决心,三十分钟过去,等在手术室外的雷法伶依然见不到任何医护人员靠近她。

  隐约中,她依稀听见前面大厅有骚动声,但此时,她无心注意其它身外事。

  紧抿着唇,她脸色苍白,神情迷离地轻抚着依然平坦的腹部。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