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黑道总裁

三十三

月凌情2017-4-23 11:3:9Ctrl+D 收藏本站


  如果可以,她真的想留下他,但……她不想看见自己的孩子,在未来走上黑暗的江湖路。缓缓地,一阵泪雾蒙上她的眼。

  她不要她的孩子将来有伤人的机会,也不要自己的孩子走上歧途。

  她没有选择,她只能在杰克还不知情的时候……微抿着唇,垂下头,她敛下眼睫,轻轻眨去眼中泪意。

  突然——

  “给我起来!”一强劲力道将她自椅上狠扯拉起。

  蓦抬头,乍见一脸暴戾的黑杰克,她双颊血色急速褪去,双唇骇张。

  他颜容冷峻,神情阴森,一身黑色西服如撒旦羽翼般,强释出他一身的阴沉与晦暗。

  他知道了!击入脑海的想法,教雷法伶身子一震,唇角微颤。

  “进去!”

  狠着眼,黑杰克一把将她推进手术室,隔去另一扇门外的围观人群。

  “说,孩子多大了?”他言语森寒。

  紧抿着颤抖的唇角,她不发一语,想强作镇定。

  但见不到他眼底以往的温柔,见不到他唇际因她而有的笑意,她眼眶泛红,鼻头一酸。

  她的决定夺走了他的笑,同时也夺走了他的温柔……

  “我叫妳说!”他咬着牙施劲拐痛她的手。

  “两个多月。”她忍住痛。

  “知道多久了?”

  “半个月。”

  “半个月?妳已经知道这么久了,竟还不告诉我?”他冰冷的眼眸,有如千年寒冰般直冻她心口,“妳不知道这个孩子,我也有份吗?还足妳不知道这是我黑杰克的孩子,嗯?”

  “我……”

  “妳找死啊!”怒到了极点,黑杰克黑眸愤瞠,大手高扬,眼看就要朝她挥掴而下——

  惊视他高举的大掌,雷法伶瞳眸骇瞠。

  她是可以闪躲,但她想躲的不是他即将挥下的狠掴,而是他眼底无法隐藏的幽愤控诉。

  在她想杀死他的孩子之际,他绝对有权利打她,甚至杀了她。

  扬起苍白容颜,她闭上双眸,紧咬着唇,静待着他凶狠袭来的一掌。

  然而,看着她因怀孕而清瘦的身子,看着她依然傲扬的脸庞,他眸光幽愤,身一转,手一挥,将旁边手术器具盘奋力扫向墙壁。

  啪!盘飞旋空,刀起剪落,多样利器撞击墙壁而纷纷坠落地面,发出铿锵声响。

  “该死的妳!妳不知道我也有做父亲的权利吗?”愤旋过身,他一把掐住她的颈子,咬牙恨问。

  纵使害怕,脸色惨白,雷法伶依然毫不挣扎的凝望着他的眼。

  她以为自己可以正视他的愤怒……

  但乍见他愤厉眼底隐隐浮现的深沉悲哀,她神情骤惊而慌乱的别过头。

  她无法面对他眼底愤恨的严厉指控。

  “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这是为了什么?”

  紧咬着唇,她噙泪不语。

  “既然要拿掉,为什么不在一开始知道的时候就拿掉,为什么还要留着让我发现?”他狂吼道。

  “我……”仰望着他,她身子微颤,脸色惨白。

  她原以为能借着杰克对她激情动欲,自然流掉孩子。但这些天下来,她肚里的生命,依然强韧的依附着她生存。

  “说?为什么还要留着它,让我发现?”怨愤的心,教他再朝她细白颈子施劲狠掐,似要夺走她已然微弱的呼吸。

  “我……”如果可以,她希望自己能就此闭上眼,再也不需面对他似已无法平息的狂怒愤火。

  “把话给我说清楚!”他恨她的沉默。

  入耳的狂愤质询,一再渗入雷法伶似已空了的心绪。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