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黑道总裁

四十一

月凌情2017-4-23 11:3:27Ctrl+D 收藏本站


  “妳要我成全你们两个?这话妳说得出口?”雷父一听,怒火上扬,愤步上前,挥扬手掌就要朝雷法伶狠掴而下。

  从法伶出生到现在,他从舍不得打她,但今天他一定要打!他要打醒她!

  “不!”黑杰克脸色骤变,急忙出手拉开雷法伶,为她承受雷父的掌掴。

  啪!五指掌痕清楚印在他冷峻颜容之上。

  顿时,大厅再次陷入一片沉静。

  慢慢地,丝丝殷红血液又自他唇角缓流而下,而眼见此情此景,躲在厅外偷看的家仆莫不瞪大双眼。

  “对……对不起……”见黑杰克为自己挨父亲一掌,雷法伶强睁泪眼,颤着手为他拭去不断流下嘴角的血丝。

  “别担心,我没事。”轻抚她脸庞,他扯扬唇角,要她安心。

  但他转过头,黑眸晦暗地冷视雷父。

  “有任何不满,就请你针对我个人。”

  见黑杰克再一次挺身护卫法伶,雷父已感受到他对法伶的疼惜。

  “你为了个人的爱欲,而要法伶为你放弃我们一家人?你以为你代替得了我们在她心中的地位?”抑下心底怒火,雷父严声斥道。

  “我从不认为自己可以取代你们任何人在她心中的地位,但我愿意用一辈子来照顾她,弥补她因为我而失去的一切。”

  “一辈子?我绝不准我雷家女儿嫁入黑道!”雷父激动说道。

  “你?”黑杰克眸光幽冷,狠握双拳。

  纵心有不甘,但……为了依伶,他可以暂时委屈。

  “请告诉我,我该如何做,才能让你们接受法伶与我的感情?”

  “要我们接受你,那是不可能的事。”久未开口的雷法斯冷冷回他一句,“你跟我们雷家的梁子可结大了。”

  虽然时间已过两年多,但他没忘记当年因为黑杰克不肯放宋依伶离开阎门,而害得他不得不狠心亲手弄残她双手,让阎门失去留她、要她的理由。

  “是吗?”转视雷法斯,黑杰克冷瞇黑眸,“你现在是想借机报仇?”

  “你说呢?”斯文笑颜透露出些许狠意。

  “可以!今天我就还你一双手!”

  话声一落,黑杰克毫不迟疑,出手抓起茶几上一只花瓶,重击桌角。

  铿锵一声,瓶身应声而碎。

  “杰克?”雷法伶蓦瞠黑瞳。

  “这是我欠妳二哥的。”回头看她一眼,他将已成尖锐武器的瓷瓶递到雷法斯面前,双手平铺在茶几上,静看着他,“今天,我让你报仇。”

  大厅内外所有人都让黑杰克的举动惊吓到,就连雷法斯也愣住。

  “不!”雷法伶惊声尖叫,“二哥,别这样,请你别伤害他!”

  她知道当年二嫂所受到的残忍待遇,但她自私,她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在意的男人受伤……她不能……

  “下不了手?”无视众人惊骇眼眸,黑杰克笑望一脸愣然的雷法斯,“我记得当年你对依伶下的那一刀,可狠了,刀落刀起的,动作干净俐落,可没像现在这样犹豫。”

  “你……”这一刻雷法斯已经感觉到黑杰克对法伶的真心。

  他以为黑杰克是不可能会以真心对待法伶,但现在……他不确定。

  而倘若他是真心对待法伶,那他要是真伤了他,岂不是会让法伶怨他一辈子,也伤心一辈子?紧握着拳头,雷法斯拧眉犹豫着。

  “奸,既然你是这样的仁慈,不忍心伤人,那我就自己来吧。”在众人来不及反应前,黑杰克以右手高举尖锐瓷瓶,双眸一暗,随即施劲往下重刺——

  喀!他紧咬薄唇,应声抽起已沾染红血的尖锐瓷瓶……

  那一瞬间,红血划过半空,洒落在沉静大厅光可鉴人的地板上。

  顿时,厅内厅外惊呼声不断。

  溅洒上身的红血,教雷法伶脸上血色疾速褪去。眨了眨眼,她神情一片空然,怔望着他鲜血直流的手掌。

  她不知道自己该有什么样的反应,只知道他不断淌出的鲜血,就像是她心底流也流不尽的泪。

  “你……你怎可以让我看见你流血?”紧揪住衣襟,她唇角微微颤抖。

  “没事的。”不想让她再看到自己受伤,黑杰克一把将她推向雷法祈。

  忍住左掌心一再传来的残痛,他将瓷瓶倒放立起,僵着身子,他狠咬薄唇,高抬右手就想往沾有红血的尖锐瓶身重拍而下——

  雷法斯见状,冷下脸庞,及时拍开瓷瓶。铿!

  重落而下的右掌,一掌击碎瓶身。铿锵!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