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黑道总裁

四十二

月凌情2017-4-23 11:3:30Ctrl+D 收藏本站


  “你……”黑杰克瞠眼看他。

  “你以为这样有用?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我心软?”恨看他幽沉眼眸,雷法斯施劲狠狠抓痛他受伤的手。

  “你?”强忍手掌痛楚,黑杰克身子僵直。

  接过家人已递到面前的保健箱,雷法斯黑眼冷凝,快速处理他不断泛出鲜血的伤口,为他止血包扎。

  处理好他两手掌的伤口,雷法斯倏站起身,紧抿双唇,疾速转身上楼。

  “二哥,谢谢你!”雷法伶感激的喊着。

  闻声,雷法斯顿了一下。对曾经伤害依伶的人,他不该心软。

  但是看见黑杰克就如同当年的自己,为达目的而不惜牺牲双手,那职志为救人的他,又如何能狠心伤人?又如何能再阻挡小五追寻门己的爱情?

  他是可以不再计较黑杰克曾经的无情,但他相信他的双亲依然不会赞成他们两人的婚事,也不会答应法伶与他的交往,除非……

  转看父亲此刻若有所思的严肃脸庞,与眼底就快藏不住对黑杰克的欣赏,雷法斯微摇了头。敛下眸中的不舍,他轻声低语——

  “以后,妳自己多保重。”丢下一句话,他头也不回的迈步上楼。

  “我会的。”听出他话里玄机与叮嘱,雷法伶满足感激。

  将刚才所发生的事都看进眼底的雷父,已经确定黑杰克对法伶的感情。

  “别以为这样,我们雷家就会接受你,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雷父转身在沙发上落坐。

  “雷老先生——”

  雷父抬手制止他末出口的话语——

  “不过如果你肯和依伶一样,脱离黑道生活,那事情也许……”

  不需再听下去,黑杰克与雷法伶都知道雷父想说的话。

  只是,如果事情可以如此简单解决,他早已脱离阎门。

  转过头,他一脸歉然地望着法伶,继而面对雷父——

  “雷老先生,套一句刚才雷三少说过的话,你们有你们的生活,我也有我的世界,为了法伶,我可以就此放弃自身一切,但是,只有这一点我做不到。”

  他的断然拒绝,早在雷父预料之中。

  “我不能违背我义父死前的托付,也不能为了自己的感情,而放弃那些曾经与我一起闯天下,同生共死的好兄弟。我,真的很抱歉……”

  “既然这样,那就没什么好谈的!”雷父怒身站起。

  “爸……”雷法伶紧抿双唇,望向父亲。

  “什么都不必再说,我是绝不会答应你们的婚事!”雷父怒声斥暍。

  “雷老先生?”

  摇头制止黑杰克将出口的怒言,雷法伶敛下眸中水意。

  “爸,你放心,没有你们的祝福,我是不会嫁给他的。”紧握着黑杰克温暖的大手,她唇角淡扬,看着父亲。

  “法伶?”黑杰克闻言,脸色微变。

  “只要能在一起,不一定要结婚的,是不是?”她绽出一抹淡然笑意。

  “妳……”明了她话中含义,黑杰克心疼的紧搂住她,“对不起。”

  “法伶,妳——”望着她泪光闪烁的眼,雷父也只能摇头叹息。

  养她二十余年,他怎会不知道她倔傲的心呢?

  虽然她可以不顾他们的反对,继续与黑杰克来往,但她仍无法漠视家人看法,而嫁给一个不受他们雷家欢迎的男人。

  否则她今天就不会回来求他们原谅,也不会妄想他们一家人可以接受黑杰克的存在,奢望他们可以给予他俩祝福。

  只是,就算今天他想成全她的爱情,他们雷家又怎能有这种黑道背景的女婿?

  与黑道扯上关系,无疑是作茧自缚,一个不小心都很可能会坏了他们雷家数十年来所经营起的基业与声誉。

  但,难道他真要让法伶没名没分的跟黑杰克在一起?

  有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紧皱白眉,雷父低头沉思。

  “不管怎样,妳还是决意要跟他?”似有了打算,雷父表情凝重地再问她一次。

  垂下早已泪湿的颜容,她点了头。

  “妳这孩子是怎么回事?”暗自流泪的雷母,终于忍不住痛声哭喊。

  “法伶,妳这不是……”雷法祈气急败坏想自黑杰克怀里抢回她。

  “放手!”黑杰克眼色一变,眸光森冷。

  “哥,别这样。”推开雷法祈的手,她凝泪依偎在黑杰克胸前。

  “小五——”雷法言跨步上前,就想同雷法祈一块抢人。

  “住手!”雷父出声遏道,“她已经是成年人,她有权利决定自己往后的人生,抢得回她的人,你们抢得回她的心吗?”

  “爸,可是我们不能让法伶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