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黑道总裁

四十三

月凌情2017-4-23 11:3:32Ctrl+D 收藏本站


  “雷老先生,你的意思是?”一道希望曙光自黑杰克心底升起。

  “法伶只有两种选择,一是就此和你分手,二是跟我们雷家脱离关系,永远不准再踏进我雷家一步。”看着相依偎的两人,雷父一字一字的说。

  他从不想这样说,但唯有如此,才能解决两方面所存在的问题。

  “爸——”紧抿着唇,她眼眶再红。她知道该是自己作下决定的时候了,也唯有如此,才能顺利解决雷集团因她而扯上的麻烦。

  离开黑杰克怀抱,雷法伶上前两步,面对自己的家人。凝望眼前几位哥哥和双亲,她才止住的泪水,再一次滑落……

  含泪转望早巳进驻她心的黑杰克,见到他眼底因她而有的不舍与心疼,她红唇微扬,笑出一抹幽然美丽。

  有他疼惜,有他爱,她就是幸福的。她绝不会后悔。

  “法伶妳……”她眼底的凄然与唇角笑意,教黑杰克有些心惊不安。

  敛下水亮眼眸,她垂下头,屈膝跪地。

  “爸,妈,我……请你们原谅我。”她哽声道。

  “法伶,妳……”望着跪地的爱人,黑杰克神情僵凝,为之一震。

  雷家人脸上盈满喜色。雷母猛擦泪水,快步上前想扶起她——

  “没关系,只要妳知道错了就好,快起来、快起来,我们都会原谅妳的。”

  “不,妈,对不起。”低摇着头,她紧抿着唇。

  “法伶?”雷母伸出的手,僵在半空中。

  “爸、妈、哥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叩地一声,她泪眼汪汪地磕下一记响头。

  “对不起?”雷法厉脸色骤变。

  “对不起,我真的离不开杰克,杰克他一直对我很好、很温柔,他一直让着我,一直以真心待我。”低垂着头,她紧闭双眸,任由泪水滴落地。

  “他将我摆放在他心中最重要的位置,为了我,他可以委屈自己;为了我,他可以忍痛放弃自己的孩子;为了我,他可以做他不想做的事……”

  想到几个月前在妇产科诊所那一次,她的泪落得更急、更快。

  她知道当时杰克怨她让他当不了爸爸,但为了她,他还是承受下她带给他的痛苦,而且事后对她依然温柔,丝毫没有改变。

  不能离开阎门是他唯一无法为她做到的事,她虽心痛、难过,但他为她所做的一切,早已让她不再在乎这件事。

  “爸、妈,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任由泪水滑落脸颊,她哽咽泣道。

  雷家大厅在瞬间陷入一片冷寂。

  在雷家人个个脸色难看之际,丝丝温暖融化了覆于黑杰克脸上的冰霜。

  她选择了他,她终究是选择了他。

  吐出长久积压于心的一口长气,他唇角缓扬勾起,眸光温柔。

  “法伶……”站到她身边,他低声轻唤。

  仰起泪颜,凝进他温柔眼眸,她红唇微扬,对他绽出一抹美丽笑颜。

  “这一辈子,我跟你。”

  知道再也挽不回女儿,雷父叹了口气,拥着难过的妻子低声安慰着。

  而为了不连累雷家与雷集团声誉,也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雷法伶亲笔签下无条件放弃雷集团股份的契约,并主动退回名下所有由雷家所赠与的动产及不动产。

  “好了,我们走吧。”拭去她悬眶的泪,黑杰克搂着她迈向大门。

  “嗯。”紧抿红唇,她步伐沉重。

  忽袭入厅的风,轻轻拂扬起她的发。随着风,她回眸。

  任由发梢随风乱舞,她眨去眼底蒙蒙水意,再望一眼挚爱的家人。

  纵然不舍、纵然痛苦,她,还是得走。敛下含泪眼眸,她仰望身旁正温柔望着她的爱人。

  伸出手,她紧紧挽住他,抿唇淡笑。如今,他,已是她的唯一。

  看着她与黑杰克一同步出雷家大门,坐上劳斯莱斯房车,雷母顿时放声大哭追出门,“法伶——”

  房车引擎发动,车轮缓缓前行。

  “法伶!不要离开妈妈……”雷母痛哭失声,脚步踉舱追上前。

  “妈,不要。”雷法厉红着眼,拦下她。

  “不要拦我、你不要拦我!”雷母哭红了眼,朝着房车大声哭喊,“法伶,妳回来,妳快回来呀,法伶!”

  好似听到雷母的哀哀叫唤,紧闭的车窗慢慢降下。凝泪红颜探出车窗。

  望着被拦下的哭泣慈母,雷法伶的泪直落着,她的心也直痛着。

  “妈,对……对不起……妳多保重。”她紧抿的红唇,一再地颤着。拭去一再模糊视线的闪闪泪水,她强绽笑颜轻轻挥着手,“再见。”

  “法伶,妳不要走,法伶——”雷母嚎啕痛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