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黑道总裁

四十四

月凌情2017-4-23 11:3:34Ctrl+D 收藏本站


  “妈,那是法伶的选择。”走出大厅,雷法斯神情凝重地来到她身边。

  “别难过了。”走到她身边,雷父轻拥着她。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她?”看着父子几人,雷母痛哭质问,“她是你唯一的女儿,是你们的妹妹,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她!怎么可以……”

  情绪过度激动的雷母,眼前一黑,顿然晕倒。

  隔天,雷集团发出一份对外声明,正式宣告雷法伶因与黑道世家有所牵连,且屡劝不听、执迷不悟,已被雷家永远逐出家门。

  声明中最后严正表示,此后其个人在外言行,皆与雷家及雷集团无关。

  此消息一传开,不仅震惊全台,更被远传至海内外每个角落。

  而雷集团因之而树立起的强硬,不畏黑道势力之正面形象,及掌舵者雷法厉之铁腕作风,更令雷集团声誉及名气直线攀升。

  而相对于雷集团的正式声明,阎门高层对此一事件皆采不响应态度,并下封口令,严禁组织内部人员与外界讨论相关事件。

  一段时间过去,在阎门刻意低调处理,及雷集团有计画性的转栘媒体焦点下,雷法伶因为舍弃亲情、选爱情而被雷家除名一事,已慢慢淡出新闻版面……

  终曲

  三年后——

  才自俄国勘察市场返台的雷法厉,隔天一到公司上班,就意外看见有媒体女记者及摄影师站在集团大楼门口。

  他酷颜紧绷,迈步前行。

  “雷先生,我知道你昨天才由俄国回来,这是不是代表雷集团有进军俄国市场的打算?”一看到目标出现,女记者立即一脸兴奋地拉着摄影师上前堵住人。

  他脚步不停,神情微诧。

  “雷先生,你是不是有进军俄国市场的打算?”见他没回答女记者再问。

  “一切尚在评估中。”穿过雷集团一楼大厅,他简短回道。

  “那听说你近来与俄国某知名集团总裁往来密切,将来你们是不是有合作的可能?”没得到肯定的答复,女记者不死心地再问。

  “如果有共创利润的商机的话。”他的回答模棱两可。

  “雷先生,那再请问你……”不甘心的女记者,拿着麦克风紧跟着他。

  “小姐,对不起。”大楼保全人员一见总裁被缠住,急忙上前赶人。

  被保全拦下的女记者,瞪大眼。今天她如果什么都没问出来,那她这一趟不就白跑了?回去又要怎么交差?

  “雷先生、雷先生,请让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就好!”女记者急叫道。

  雷法厉停下脚步,转身看着被拦在五步距离外的她。

  “有关俄国市场的事,现在问都太早了。”他简言道。

  “不,我不是要问这个。”女记者连忙道。他拧了眉。

  “三年前,雷法伶小姐因为结识阎门首脑而被逐出雷家,我想请问——如果今天他们两人要结婚了,你及你的家人会给予他们祝福吗?”女记者问得有些兴奋。

  她是跑经济新闻的记者,依专业角度,实在不该问这类话题。

  但是,每想到三年前轰动一时的豪门新闻,她就觉得豪门情事一定会比经济话题更有收视率。

  那到时只要这段新闻收视率够高,上面大头才不会管她问得够不够专业。

  如果可以,她还想访问那对主角,但那两人实在太低调了,根本让她逮不到人。

  唔,好紧张,不知道雷大总裁的回答会是什么?女记者心跳的好快。

  女记者意外提出的问题,教雷法厉明显一愣。

  三年前,他们为维护集团声誉,也让法伶能与自己深爱的男人在一起,才不得不与她断绝亲属关系。

  而今三年时间已过,从他们暗中派人调查的资料中,知道黑杰克一直帮他们疼惜着法伶,他们一家人都很欣慰,也很感激,也早已在心底给予两人最深的祝福。

  只是,要公开吗?雷法厉因犹豫而紧拧眉。

  “雷先生?”女记者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一道异光疾速掠过他的眼,雷法厉正视女记者——

  “在我回答妳问题之前,请妳先告诉我,今天如果有妳认识或不认识的人,愿意为爱情,而放弃所有时,妳会祝福他们吗?”

  “这……”他的反问教女记者吓了一跳,但想了下,她慎重点头,“我会。”

  “是的,妳我都会。”一道笑意,扬上他黑沉的眼,“所以今天就算她不是我雷家人,而只是一名为爱付出所有的陌生女子,我们……”

  转眼正视摄影机镜头,他露出笑意——

  “会的,我们雷家人都会给予她及她深爱的人最深、最深的祝福,并祝福全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当整点新闻一播出,该电视台新闻收视率立刻创下新高,甚至雷集团原就良好的形象更是又往上提升不少。

  因为雷法厉那段话不仅说的漂亮,还无懈可击,无形中更为予人刚强印象的雷尔团注入几许感性。

  身穿白色无袖洋装,雷法伶坐在大厅沙发上,动也不动的重复看着前几天杰克帮她录下的电视新闻。

  再一次听到大哥说出会给予她及杰克最深、最深的祝福时,一抹淡笑也再一次地扬上她美丽脸庞。等了许久,终于等到家人对她与杰克的认同了……

  忽地,窗外一声鸟鸣,引她抬眸向外望去。

  发现窗外天空清蓝无云,柔柔晨曦倾泄于前庭花园里,雷法伶站起身走出大厅,来到花朵盛开的园子。

  站在花园里,她静望着眼前凝有露珠的玫瑰。

  在柔和晨光映照下,凝露玫瑰彷似珍珠钻石般耀眼迷人。

  “法伶——”一声轻唤乍止。

  止住前进的脚步,黑杰克静凝着伫立于庭院花园里的美丽倩影。

  洒落在她身上的淡淡晨光,泛染出她一身的柔美。她肌肤白皙,黑瞳清亮,鼻梁秀挺,齿白唇红,犹如维纳斯女神化身,清丽而出尘,优雅而迷人。

  看着这样的她,他的心有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感动。她似乎又更美了。

  忽地,他看见她轻敛睫眸,倾身沁闻晨间玫瑰的清香。

  剎那间,一抹若有似无的淡然笑意,轻轻扬上她美丽红唇。

  “在笑什么?”走到她身后,他伸手搂住她纤细的腰,轻吻着她的颈。

  熟悉而低沉的嗓音,教她绽笑回眸。

  “这玫瑰好香,好美。”

  “再香,没妳香。”噙着笑,他紧搂着她,埋首于她颈窝处,吸闻着来自她身上的淡香,低声说着,“再美,也没有我眼中的妳美……”

  “你……”她双颊泛染红晕,而低垂下头。

  相识至今已近五年时问,他依然温柔待她,依然将她视为唯一,也依然疼着她、宠着她,让她深深感觉到——

  遇见他,是她这一辈子最美丽的际遇。抬眸凝进他沉亮的黑眼,她轻绽笑颜。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