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黑道总裁

月凌情2017-4-23 11:2:2Ctrl+D 收藏本站


  只是喝不到一口,雷法伶就发觉之前微痛的头在此时似有千斤重,而心口也有些闷,像有一股躁郁之气积压其中而无法纾解。

  微拧柳眉,她放下果汁,一手轻揉太阳穴,一手轻顺着心口。

  为想压下心口的躁闷之气,法伶端起水杯,一口气喝下半杯。只是她越喝心口就越闷,头也就越痛。

  紧抿着唇,她抬起手想唤来服务生结帐。一抬头,她发现自己已经成为在场所有人的注目焦点。

  这时,知道下药得逞的刀疤李,一脸淫笑地命令一旁兄弟上前架住她。

  “你、你们做什么快放开我!”雷法伶惊望着突然抓住她的两人。

  “美人,叫什么名字呀?”刀疤李目光猥亵,大摇大摆走向她。

  倾刻间,雷法伶已明白一切。

  “你……”她神情惊变。她被下药了。

  “怎么回事?”黑杰克脸色微变。

  听到黑杰克威冷的声音,刀疤李连忙回过头。

  “黑老大,你来啦,真是好久不见。”露出几颗金牙,刀疤李笑咧了嘴,快步跑到黑杰克面前。

  深知黑杰克势力庞大,刀疤李一脸讨好的看着他。

  “黑老大你想喝些什么,我帮你……”

  “我问你,她是怎么回事?”略过他的示好,黑杰克冷颜看他。

  “她呀?没什么啦,就只是个女人而已,黑老大你先坐,我们……”刀疤李想尽快解决眼前的事,然后好找个地方跟美人大战一番。

  真没想到在这间毫不起眼的咖啡馆里,竟也坐有这样一个大美人。

  “你对她下药?”他黑眼微冷。

  “哇,黑老大厉害,一猜就中。这药在台湾还是违禁品,我刚刚才拿到手想试试……”刀疤李兴奋地从身上拿出一瓶药剂,滔滔不绝地说着它的药效。

  “听说女人只要喝了这药,除非她想休克窒息,不然的话,圣女也成荡妇,还可以一个抵五个用,绝对会让兄弟们操到满意为止。”

  为了想巴结黑杰克,刀疤李笑咪咪的又说:“黑老大,如果你也想试试,等一下我就让兄弟拿一箱来孝敬……”

  他话还没有说完,黑杰克酷颜一绷,即紧箝住他肩膀,倏抬右膝朝他胯间狠劲顶撞而上,看得现场众人目瞪口呆。

  “啊!”紧摀住遭到重击的胯间,刀疤李痛得发出一声哀嚎。他猛向后退,撞上桌子。砰砰数声,桌椅倒成一片。

  “黑老大,你、你……”他痛得站不起身子,而跟在他身边的小喽啰也被吓得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把他给我抓起来!”黑杰克神情阴冷。

  “是!”一旁的汪浩应声,即指示身后几名手下,上前抓住刀疤李。

  黑杰克威势冷凛,跨步上前,冷瞇双眼看着刀疤李。

  “今天我是约你来这里谈判,不是要你在这里对女人下药!”

  “黑老大,我……我……”见他突然翻脸,刀疤李满眼惊恐。

  “你不长进,想当个下三滥的地痞流氓我没意见,但就是不准你在我眼前、在我跟前耍烂招!我这样说,你听清楚了吗?”他黑眸危光闪烁。

  “听、听清楚了!”他不怒而威的气势,吓得刀疤李猛点头。

  虽未与刀疤李坐下谈判,但阎门兄弟都知道今天的谈判已经因为主子心情不佳而宣告破裂。而这谈判一破裂,就代表着他们阎门将接收刀疤李所有地盘。

  “黑少,那现在西帮地盘是要依照你之前的七三分配办理,还是就干脆全部收起来交给汪浩负责?”沉迪嘻皮笑脸地凑上前,小声问道。

  久久得不到响应,又见他酷颜冷凝不发一语,沉迪脸上笑容一再扩大。

  没有响应就代表默许,而默许就表示他赢了之前与白亚的赌局。

  沈迪一脸得意,朝白亚伸出手。

  见沉迪朝他直伸来的五指不断上下挑动着,白亚恶狠狠地瞪他数眼,再掏出皮夹拿出十张千元大钞,心不甘、情不愿,啪地一声就往沉迪手掌猛劲拍下。

  “啊!你干嘛这么不情愿,愿赌服输你不懂呀?”沉迪气得瞪他一眼。

  听到异声,黑杰克朝两人冷瞪而去。看见沉迪手上的大钞,他即明白两人又再次以他的决定当赌局定输赢。

  冷着脸,他抽走沉迪手上五张千元大钞,递还给白亚。

  “黑少,那是我的钱——”沉迪瞠大眼。

  “这次是意外,你不算全赢。”情绪欠佳的他,冷眼看他。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