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行辜一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萧允琀单手托着下巴,狭长的眸子眯成一线,略带着挑逗的兴味盯着那舞动的侍女。

    坐在他身旁的萧允理沉稳自持,端着酒杯小口地抿着,忽然浓眉一挑,微笑道:“二弟,你该是时候婚娶了。”

    “嗯……”闻言,萧允琀沉吟片刻,摆正姿势,目光依旧聚焦在那舞女的身上,悠悠然道:“只怕这婚事父亲也不会答应,我还是再看看吧。”

    “如果是皇上赐婚,父亲是断不会拒绝的。”萧允理放下酒杯,将目光放远。

    萧允琀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他的父亲正一派正经地与国舅爷聊着国政大事,深沉的面容依旧肃穆非常,即便是在这般喜庆的情景,也没能让他拧着的眉头松解一分。

    “真是为国鞠躬尽瘁的命啊……”

    “我们萧家,世代如此,所以才颇受皇上宠信。”萧允理截断他的话,断言道。

    萧允琀深知老皇帝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的频率比落在他人身上要多,只能深深无奈地叹气。若是皇上真的要将陌雅公主嫁给他,以他父亲的秉性,绝对会逼着他娶的。

    自古娶了公主就没有风流的命,他还想多快活几年呢。

    早知如此,还不如娶了敦王的小郡主呢,起码那小姑娘灵性还听话,只是现在已经嫁到北疆去了。也不知道那里的生活如何,小郡主会不会天天给她父王来信,闹着要回来。

    萧允理斜眼看他,见他神游天外,也甚是无奈。这弟弟不上进如斯,谁都无法劝了。

    歌舞之后,就是各种庆贺字词与敬献贺礼。大臣王侯自不必说,早已备下交与礼部登记在册,而需要当着众人之面献礼的,无非就是老皇帝的两位皇子。

    大皇子尊子耀,端着一精美的紫玉匣子,贵气十足地往前一迈步,单膝跪下,仰望着自己的父皇,朗声道:“父皇,儿臣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此物乃是北海之地最为精贵的紫珊瑚玉雕刻而成的,晚间将此物放在枕边,有调养生息,延年益寿之效。”

    “好,甚好!皇儿有心了,上座。”老皇帝看着那物,龙颜大悦,伸手虚扶了下。

    尊子耀得了皇帝的欢心,自然欣欣然走到皇帝身旁,居左位入座。随即将暗藏挑衅的目光往下,看着那拿着一幅字画,端着清贵之气的弟弟上前,他就不信尊子辉能找到比他的紫玉匣子更好的寿礼……

    “父皇,”尊子辉端端正正站着,将手中的字画奉上,诚恳真切地说道:“儿臣四处寻找,希望给父皇一份天下独一无二的寿礼。最后,儿臣发现,唯有此物才能称得上能给父皇的寿礼。”

    二皇子这话说得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他手中的字画看,难道这普通的一幅字画还能是天下至宝?莫不成是那能幻化成人的仙人图不成?

    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下,靳公公将字画呈给了老皇帝。老皇帝展开字画,略微诧异了一下,随即笑颜逐开,拍了下龙椅的把手,大笑:“好一幅千秋万代图!皇儿志存高远,父皇很是欣慰。在朕有生之年,若是能见此图所呈之相,也了无遗憾了。”

    一语落下,所有人都惊叹了一下,把天下送至皇帝面前,这份心意足够重了。

    萧允琀莞尔一笑,不经意地扫过二皇子的脸色,能做到这份上,跟大皇子争的心思也很明了了。再看皇帝那高兴坏了的模样,怕是这兄弟阋墙的事儿,他很乐意见吧。

    “父皇,儿臣绝对会让您看到这番景象的!”尊子辉重重地叩了一首。

    尊峰禹朗声大笑,将手中字画交予靳公公,回首目光精烁,对着尊子辉道:“辉儿,上座!今日朕十分欢喜,明日你便和耀儿一同上殿听政吧!”

    “谢父皇!”尊子辉也是十分激动,俊秀的脸庞浮起几分红霞。

    尊子辉脚步温阔地上前时,回敬了尊子耀一抹讽刺的微笑,随即在皇帝身旁落座。待两位皇子各居老皇帝两边,坐稳后,尊峰禹悠然地把目光投向了下座。

    萧允琀自始至终都将目光稳稳地放在殿中间,他丝毫掺和皇族的心思都没有。倒是萧允理若有若无地向他示意,须得回老皇帝一个眼神才是。

    正当尊峰禹想循着这个兴头将公主许配出去时,一道深蓝色身影匆匆而至。

    徐公公颤巍巍地跪坐在地,埋头禀报:“皇上,外头蹇国的使者带着寿礼到达了皇城。正在殿外等候,您看是此时接见,还是待明日?”

    “使者?”尊峰禹神情淡然地看向礼部尚书,幽深的眸子底下隐着震怒。

    礼部尚书被盯得吓出一身冷汗,赶忙匆匆上前,躬身道:“臣并没有收到蹇国的礼书!”

    “哼,”尊峰禹的脸色突变,阴沉沉地扫过一干人等,“这使者如此招摇来给朕敬献寿礼,就没有人拦着?竟然能一路顺然到达皇城外,等候觐见?!”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惶恐下跪,大呼:“皇上息怒!”

    萧允琀躲在大臣们中间,无声叹息,这蹇国真是无事生非,不过他们目的在于丢皇帝面子,那就达到目的了。就怕,他们此次来,是来势汹汹,不得不防。

    尊峰禹稳下心神,收敛怒意,挥手道:“既然是来敬献寿礼的,就召进来见见吧。”

    “是。”徐公公颤着腿儿,倒退着快速退了出去。

    不一会儿,一拨人大摇大摆地跨进门槛来,除了那一箱箱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外,还有四排堪称绝色的少年少女。如此豪迈的手笔,实在让人猜不透蹇国的心思。

    使者也是一名出色人物,模样俊逸,眉眼透着股精炼之质。少年如此年纪轻轻,却表现出一副老成在在、胸有成竹的模样。特别是举止形色间透出的贵气,令人不容小觑,

    萧允琀倒不甚在意这人,他的目光在那四排少年少女间徘徊,嘴角勾着笑。不管他们怀着什么心思,这些人倒是真绝色。看看其他王侯大臣的子弟,那垂涎的目光,平日在勾栏窑子可没少见这等姿色的美人,如今还是难以自持。

    可见,这美色对人的魅惑有多大。

    蹇国使者在众目睽睽之下,依旧淡然自若地抬袖施礼,“在下乃是蹇国筍王王世子,关殷远。我国皇上早已递交了礼书,交由边城礼官。如此之后,我等隔了几日才整备出发的。没想着这礼书还没有递到您手上,实在是在下的疏忽。”

    关殷远说得明白,姿态也摆得谦逊。可这话里,隐含着另一种含义。

    说到惠国的消息传递,还真不如蹇国灵便。说不定,在关殷远一行人到达京都之际,那礼书正好就摆在了老皇帝的案台上了。只是今日摆寿宴,皇帝还没看到罢了。

    能悟到这一点的都心有戚戚然,奈何两国有规矩,递交礼书即可放行。谁成想,这一行人如此排场,还能走得比驿站的马快的?

    蹇国此举,在于示威,不在于献礼。

    萧允琀看着老皇帝的眼里风暴在翻腾,也无意于去刺激他的神经。但是他不上前说什么,自有人会去杀杀那关殷远的威风。

    第3章 第二章 美人

    只见席间一位端着笑的少年站起身来,他笑着对着老皇帝鞠了一礼,随即就看向翩然而立的关殷远,一双桃花眼漏出几分戏谑的光亮,道:“蹇国能在这入不敷出的情况下,出如此厚礼,实在是有心了。这二十位美人更是绝无仅有,只是不知道王世子是否也算在这美人之列?本世子可是十分中意王世子呢!”

    晋胤这番话听在老臣们的耳中,十分不入流,但是如今这场面,倒是不好说他什么。

    作为敦王王世子,晋胤散发的气势一点不比关殷远弱,反倒是因为年纪较大些,身量比他高些,隐隐有压倒他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