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

行辜一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顾段沂坐在一旁,看着事情发展成这样子,一时间反应过来,不过好像没有他什么事。

    “你到底是谁?来人!快来人啊!”张铎协害怕了,手脚开始挣扎。

    萧允琀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抬手把他给打晕了。

    “啊啊啊啊——”屋里的侍女纷纷惊喊出声,正打算往外跑,却发现门口站着的侍从无声地倒下了,不知道是死是活,当即都纷纷转头,跪下大喊:“公子饶命,饶命啊!”

    顾段沂站起身走到萧允琀身旁,蹙眉问道:“你到底是想干嘛?”

    “反正不会是把你卖了。”萧允琀洋洋自得地捏住他的下巴,注视着他惊恐不安的眼睛,道:“没想到,美人计还挺好用的。”

    顾段沂拍开他的手,冷冷地把目光投到那些求饶的人身上。

    “你是故意要接近张铎协的?”

    “不是,碰见他只是碰巧,但是我是有意要接近他,然后解决他的。”

    萧允琀说到这,不再多说。揽住他的肩膀,半推着往外面走。

    门外停着一辆马车,不是送他们来的那辆。而站在马车边上,躲在影子里的人这时露出了脸来,一双精锐的目光定在顾段沂身上,然后冲萧允琀拱手,“公子,安排好了。”

    “很好,除了那张铎协给我打断腿看好了,其他里面的人,都封口放了。”

    “明白。”王尧应了,拔腿就进了府邸。

    顾段沂不敢相信地看向萧允琀,“刚刚那人……就是劫持我的人……难不成……”

    “对,就是我派人劫走的你,然后你逃到了我母亲那儿。”

    顾段沂恍然反应过来,他见过萧允琀的,在觐见皇帝的时候,这人就坐在下席盯着他看。

    第10章 第九章 金屋

    马车停在一处僻静的大宅子前面,顾段沂惴惴不安地走出去,看到萧允琀站在马边,笑着冲他伸出手。他忍了忍,还是上前环住萧允琀的脖颈,由着他把自己抱下马车去。

    萧允琀没忍住,捏了捏顾段沂的脸,调笑道:“这是不是叫做投怀送抱?”

    “……”顾段沂脸腾地涨红了,瞪圆了眼睛盯他。

    “走吧,之后你就要住在这里。”

    萧允琀领着他往里面走,一位面容枯槁的老人迈着小步上前,眯着眼睛打量了下顾段沂,哑着声音,疑惑不已,“哎哟,公子,你这带回来的是个男的啊?”

    “山伯,有什么问题吗?”萧允琀笑着反问。

    “公子派人回来吩咐说要金屋藏娇,好生收拾,可金屋藏娇不都是藏女的吗?”山伯很是一本正经的回答。

    顾段沂闻言十分窘迫,尴尬地不知道手脚该怎么放了,怎么他长得很像小倌吗?

    “哈哈哈,我就非要藏个男的。山伯,你得看着点,要是被我父亲发现……”

    “公子放心,我绝对不会和大人说的,那今晚这位小公子是住哪儿?”山伯问这话的时候,还有意地看顾段沂的意思。似乎在用眼神询问,今晚是否有事要办?

    顾段沂被他这么看着,脸上的温度就没有降下去过。

    萧允琀饶有兴味地看顾段沂的神色,思忖半晌,道:“我们住一间,山伯,你去苏大夫那儿把伤药给我拿过来,沂儿胸口中剑受伤,需要换药。”

    “是,公子,我这就去。”山伯领命,就慢慢地踱步走了。

    顾段沂暗自松了口气,跟着萧允琀到了屋里,进屋后他才问:“为何我们要住一间?”

    “我把人都派出去做事了,这宅子不是很安全。要是不住一起,你要是遇刺发生什么意外,别怪我听不见,不帮你。”

    顾段沂敛神分析利弊,没觉着萧允琀说得有什么问题,也就接受了。

    晚间用过饭,萧允琀吩咐人准备洗浴,从房里搜出几套换洗衣物递给顾段沂。

    “暂时先穿我的,我让山伯之后给你准备,现在先去洗澡吧。”

    “洗澡啊……”顾段沂脸色微变,犹豫片刻,还是站起身来,往内室走。

    侍女小厮正往浴桶里倒水,见到顾段沂进来,纷纷低头,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顾段沂在这宅子里,觉得似乎所有人对他的存在都保持一种很诡异的认知。到底是哪儿不对?难道都是知道他的身份么……

    “好啦,你们都出去吧。”

    “是,公子。”

    顾段沂转头看萧允琀,疑惑着问:“你跟进来做什么?”

    “你受伤了,难道不用我帮忙吗?还是,你想要哪个侍女伺候?”

    “不,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顾段沂羞赧地摆手,往后退了几步。

    萧允琀没有理会他的抗拒,伸手撩了浴桶里的水,轻笑道:“快点脱衣服吧。”

    顾段沂抿唇,警惕不安地盯着他,今晚的事情他可没有忘记,这家伙的心思诡谲,肯定不是个善茬。谁知道他会对他做什么,不得不小心应付。

    萧允琀看他不动弹,斜睨着自己,笑道:“怎么?难道想要暴露自己的身份?要知道,在京都,可没有人会容忍一位蹇国人在自己眼皮底下活动。我这可都是为了保护你。”

    “你是真心要保护我的吗?”顾段沂挑眉,抱胸看着他,“在菩提庙你怀疑我试探我,来到这京都,你还用我做诱饵,你觉得我会信你对我没有企图吗?”

    “啧,那你就没想过我为何在那黑衣人杀你时护着你,也没让那张铎协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