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

行辜一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顾段沂拧眉深思,随即给了个答案,“那是因为干娘嘱咐你……”

    “对啊,我自然会听母亲的吩咐,好生看护你。难道我没有做到吗?”

    “……”顾段沂懒得和他纠缠这个问题,撇过头看着浴桶的水面,冷着脸道:“那就请你别靠近我,也别做出一些令人误会的事情。”

    闻言,萧允琀上前两步,一把擒住顾段沂的脖颈,笑得肆意,“你是得寸进尺吗?难道你以为我看不出那帮人冲着你来,不是为了要灭口吗?你到底什么身份,我不追究是因为怕牵扯到母亲,你若是不听我的话,我直接就可以了结了你。”说罢,松开了手。

    “咳咳咳……”顾段沂脸色涨红,他刚刚差点就窒息而死了,这人太变态了!

    大哥说过,有人就是能抓住人的软肋,若是被抓住,要么断了那软肋,要么就只能一直屈服在对方的淫威之下了。

    顾段沂是怎么都不愿受萧允琀的摆布了,他怒目圆瞪,厉声道:“你是可以杀了我,可是你杀了我之后,你想想干娘会怎么样?她的身份没有人比我更了解的了,你再敢威胁我,我就拉她下水!一了百了!”

    “你说什么?”萧允琀眼里一片冷寒,目光似剑,一刀刀割在顾段沂身上。

    顾段沂艰难地咽了咽口水,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两步,眼前这人仿佛被罗刹附身,步步逼近。这次不是和他开玩笑,是真的要他的命的了。

    心里的恐惧逼得顾段沂小腿发抖,他梗着脖子,闭上了眼睛。

    死就死吧!他问心无愧,谁都对得住,死后变成厉鬼都不会放过他的!

    萧允琀看着他这快要哭出来的模样,默然叹了口气,上手掐了掐他的脸,“行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母亲嘱咐了,我自然会护着你。你又这么怕死,任谁威胁你,你都能把我母亲给卖了……”

    顾段沂听萧允琀软了语气,整个人就泄了气,瘫软着坐到了低声,神情仍旧惶恐。

    萧允琀蹲下身,看着他的神色,讥讽道:“你说你,这么怕死,还非要逞强做什么?”

    “我才不会出卖干娘呢!”顾段沂突然盯住他,吼了这么一句。

    萧允琀自然知道他不会出卖母亲,不然母亲那么精明干练的一个人,会把他托付给自己?可转念他又怕他被自己吓傻了,伸手要给他把脉,后者眼睛一闭,脖子一缩。

    没有被吓傻啊,萧允琀看着他那乌龟模样,道:“我是吓你的,别当真。你只要不做出格的事情,也不要泄露你自己的身份,我会遵从母亲的吩咐,照顾好你,直到你离开。”

    顾段沂眨巴着眼睛看他,若是说自己要离开,得等到大哥气消吧……

    那会儿他奋不顾身地替萧允琀挡剑,大哥肯定是气坏了,很有可能都怀疑他与萧允琀有猫腻,一时半会怕是不会来接他回去了。

    想到自己还要屈居屋檐下,顾段沂就放低了姿态,“那就这样吧。”

    萧允琀拉他起来,抬起他下巴,看那细滑白嫩的五指印,微笑道:“下次尽量不留痕迹。”

    顾段沂拍开他的手,恨恨道:“等你睡觉的时候,看我不掐死你!”

    “借你一百个胆子,你都不敢。”萧允琀嗤笑,随即撩了撩浴桶里的水,喊道:“来人。”

    侍女小厮候在外面就是防备着水冷了随时加水,此时听到叫唤,就赶忙推门而入。

    萧允琀看顾段沂手足无措地站在一边,抱胸靠着屏风,笑道:“沂儿,脱衣服吧。”

    “……”顾段沂瞪圆了眼睛,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慢悠悠地脱衣服。

    在顾段沂脱光之前,那些侍女小厮早就目不斜视地退下了,还十分慎重地关上了门。

    被一个男人看光并没有什么好尴尬的,顾段沂自我安慰,然后迈步踏进浴桶。皮肤接触到那温热的水,瞬间整个人都软了,试问奔波劳累一天,能舒服地洗个澡,多惬意啊。

    萧允琀不吃亏,将少年的身体完完整整地看了个透,漫步到他身后,挽袖给他擦背。

    顾段沂开始还有些僵硬,后面也就放松了。他盯着水面自己的倒影看,隐约能看到自己的脖子上的青紫的印痕。他有些挫败,感觉刚刚那场顽抗并没有什么效果……

    他果然该听大哥的话,跟着安流练武,最起码要有自保能力吧?

    萧允琀没有给人搓过背,手下的皮肤白嫩光滑,很有手感,倒也不觉着这差事麻烦。

    洗完,顾段沂跨出桶外,由着萧允琀给自己穿衣服,竟也是下意识地张开了手,神情略带着威严。待他反应过来,萧允琀已经给他穿好了衣服,他心下打颤,有些惶恐地偷偷打量萧允琀。

    他被人伺候惯了,本觉着没什么,可这萧允琀不是一般人,他会不会猜到自己的身份?

    萧允琀差人换水,正准备洗浴,转头看顾段沂坐立不安地盯着自己,邪笑着问:“你还不走?是准备再跟我洗一次鸳鸯浴吗?”

    “……我,我立刻就走!”顾段沂面红耳赤,赶紧就离开了。

    萧允琀收敛笑意,目光幽沉地盯着他的背影,看来是不得不查查了。

    第11章 第十章 藏娇

    顾段沂醒来,准备伸懒腰打哈欠,手下动作一顿。他渐渐感觉到左半边身体沉甸甸的,眨了眨眼,转头看,萧允琀半个身体压在他身上,手脚还被他束缚着。

    “呃……”顾段沂动弹不得,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叫醒他。

    萧允琀在他想动的时候,就已经醒了,只是闭着眼睛不动而已。

    顾段沂思索了下,也不开口了,意识有些模糊。

    昨晚上萧允琀洗完后,山伯正好拿伤药过来,于是萧允琀要给他上药,顾段沂不大情愿,被人看光也就算了,还要肌肤相亲多少次啊?可是,他据礼抗争,萧允琀作势要掐他脖子,他怕自己脖子上的伤永远好不了,只能硬着头皮,让他给自己上药。

    想来想去,顾段沂重新调整呼吸,继续睡觉。昨晚那么折腾,他也实在累。

    山伯站在房门外等着,陪着他等的小侍女打了个哈欠,问:“山伯,公子从未晚起过啊,可是昨晚上发生了什么事儿?”

    “你昨晚回家探亲不知道,公子带了位小公子回来住。日后见着那小公子,客气点。”

    “小公子?公子和他睡一屋……”小侍女很是惊喜地看向山伯,“实在难得……”

    “袖龄,这事儿你可得守口如瓶。就算是知道,也不可表露在外,让人对公子妄加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