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

行辜一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关殷远微微眯起眼,皮笑肉不笑道:“那真是承蒙王世子的厚爱了,不过此次的寿礼的案书上,并没有在下。”随即也不和他扯皮子,对老皇帝道:“我国皇上祝惠国皇上福寿绵延,愿两国永修同好。”说罢,微微拱了拱手,施施然鞠了一礼。

    这话听着还算是顺耳,尊峰禹淡然熊着,颇为宽厚地说:“嗯,朕收下了。”

    礼部尚书这时收到了靳公公的眼色,赶忙上前,笑得十分勉强,对着老皇帝道:“皇上,那臣就先退下,给使者殿下安排一下住处。”

    “嗯,下去吧。”尊峰禹颔首,稍许恢复了些轻松的姿态。

    关殷远冲着他带来的少女少年们鞠了一礼,美人们也跟他鞠了一礼,目送他离开。

    萧允琀一直作壁上观,当那些美人与关殷远回礼时,他可以看出那些人眼里面上掩不住的失落和凄然,虽然他们都很轻易地收敛了神色。看得出是早已做好准备,以色侍人的。

    他草草地扫了一遍,正待收回目光,就跟其中一名少年的目光对上了。

    那少年相貌圆润,略带稚气,轮廓还没有张开,但即便如此,他仍旧处于姿色上乘之列,眉眼如黛,肤若羊脂玉,五官标致。

    萧允琀盯着他看了会儿,眉梢一挑,一个念头油然而生。

    少年与他对视后,就慌张地收回了目光,好像是做了什么错事般垂下头去。

    这时,尊峰禹将二十位美人细细打量了一番后,眼里闪烁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光彩,思索良久,这才开口道:“既然是蹇国带来的寿礼,就交给礼部处置吧。”

    礼部尚书已经去安置蹇国使者关殷远了,所以作为礼部侍郎的萧允理自然循礼上前,恭敬地躬身道:“是,皇上。”

    应了后,萧允理就领着那一干人等一起退了出去。

    萧允琀的目光跟着那少年,似乎是他的目光太过于炽热,少年惊异地回头瞄了他一眼。

    蹇国敬献的插曲就这么过去了,王侯大臣的子弟的心思早跟着那群美人飞走了,谈笑间都心不在焉的,一时间有些欲散不散的意思。

    被蹇国这么一闹,尊峰禹的心境改变了些,欢欣似乎也淡了些,早早就离席了。两位皇子为表关心,也跟着服侍老皇帝走了。

    老皇帝这么一走,其余人也带不下去了,也纷纷客套着互相告辞。

    萧端萧丞相与其他同僚一一道别后,端着满满的酒杯回到座位上,觑着二儿子脸上饶有兴味的笑意,哼了一声,将酒杯重重地把酒杯往桌上一放,道:“别逍想了,蹇国送过来的东西,会怎么处置你不知道?”

    “我也没说什么吧?”萧允琀兀自倒了杯酒,笑得惬意。

    皇帝那句交给礼部处置,而没有收入后宫或是封赏给其他人,就表明要把那些美人都给坑杀了。不过明面上是这么说的,但是具体要怎么处置,还不是得由着那些年轻子弟们私底下操作。莫说是那些王侯子弟,就是两位皇子,免不了也要跟礼部偷一两个留着享受。

    怕老皇帝就是知道这内情,所以才心有忧虑,没了继续谈笑的兴致。

    萧允琀倒是非常高兴,没有了皇帝赐婚,他还能多逍遥个两年。

    回到府上,萧允琀回了自己房间坐着,还没等喝口热茶,就听着屋梁上一点声响,一抹影子落在了他的身后。来人端正地站着,挺拔如松,一身黑色劲装。

    “事情办得如何?”萧允琀端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

    “如公子所料,大公子将那蹇国送来的美人们交于礼部尚书后,王侯公子以及大皇子都相继派人领了人回去。我与王尧偷偷将公子属意的少年给打晕,带了出来。”

    “可有人发现?”萧允琀微微一笑,啜了口茶,虽是这么问,他神色却不似紧张。

    孙颖抬眼看着他的背影,脸上露出几分疑惑,拱手问道:“公子不怕大人知道?”

    “嗯,瞒是瞒不住的,但是难得与那孩子有缘,那就留着看吧。”

    孙颖不赞同地拧起眉头,虽说公子不触及机密,但是在身边留着一名间谍,总归是一个祸害。也不知道公子是什么心思,“有缘”两个字有那么重要吗?

    萧允琀不用回头都知道他的神色是什么样的,他也不多说,挥手道:“让王尧多看着点。”

    “是。”孙颖应声离去,翩然不露一点痕迹。

    待萧允琀喝了杯茶,准备吩咐人洗浴时,有人敲响了他的房门。

    “进来。”萧允琀无奈,复而坐下,再给自己倒了杯茶水。

    萧允理推门而入,却只站在门口,神色凛然地盯着他,像是等着他开口。

    沉默良久,萧允琀略有些困意,就淡淡然抬眼,扫了他一眼,笑道:“大哥,你大晚上不陪着嫂子,过来看看我睡没睡吗?”

    “你知道我找你做什么。”萧允理神色不动,眼神凌厉。

    萧允琀继续装傻,“我做了什么吗?要是有证据,我就认罪。”

    萧允理懒得和他兜圈子,施施然坐到他身旁,拎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水,道:“那些美人,我都给换了一批。可是,在坑杀的时候,少了一个。”

    “啧,你都给换了一批啊?可是怎么会记得哪些是哪些呢?”萧允琀笑问。

    “那孩子年纪很小,面相都没长开。”萧允理眯着眼睛看他,胸有成竹道:“试问谁会看上他?只有你,才会动恻隐之心。”

    萧允琀没有接他的话,而是转移了话题,“蹇国此番示威,你觉得他会明目张胆地把自己培养的刺客间谍都送给你坑杀?”

    “我认同你的看法,那大多都是无辜的。可是那又如何,宁可……”

    “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萧允琀扶额,痛心疾首,“大哥,你什么时候也认定这是对的?你忘了母亲……她为什么出家修行了吗?”

    萧允理敛了神色,心情复杂,他沉默着喝着茶。

    萧允琀深深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哥,你回去休息吧,今日你也累了。”

    “嗯。”萧允理不欲多言,站起身走到门口,回头道:“既然你执意留下他,那就好生看着。若是因为他出了什么事,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知道,你不都一直派人盯着我吗?”

    萧允理蹙眉,手下握成拳,“我知道你不喜欢有人跟着,但是这只是为了保护你,不是要剥夺你的自由或是干涉你的生活。”

    “大哥,我不是小孩子了。虽然平日里我不着调,但是我心里都有谱。”

    萧允琀神色郑重,他敛了笑意,就跟罗刹一般透着一股子戾气。萧允理知道不能再说下去了,也就摇着脑袋,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