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行辜一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4章 第三章 深情

    萧允琀正在自家院子里品茶,正悠然着要寻个时机去看看那少年。碰巧晋胤就上门来了,他行色匆匆,面露忧虑,可眼底也透着几分看好戏的喜悦。

    “这是有什么好事儿?”萧允琀给他倒了杯茶。

    晋胤摆开茶杯,桃花眼瞪圆了说:“你不是不知道我不喝茶,这是老头子才会喝的。”

    “作为王侯子弟,不会品茶,实在是失了几分高雅情致了。”

    “我来这儿,不是听你教训我的。”晋胤敲了敲桌子,吸引萧允琀的注意,接着贼兮兮地笑道:“今日早朝二皇子没有上朝。”说到一半,他就故作神秘地停住了。

    闻言,萧允琀来了兴致,给他面子,就问道:“为何没有上朝?”

    “那就有的说了,”晋胤嘿嘿笑着,低声道:“二皇子府里人说是他昨夜被刺客行刺了,所以才没能上朝,只能待在家里养伤。其实,他是被差点死在美人怀里。”

    “美人怀里……可从未听过二皇子也爱美色……”

    “可不是,那都是大皇子的做派。没成想这种事竟然发生在二皇子身上。”

    萧允琀思忖着,悟出了点东西。而晋胤歪着脑袋看他,似乎也悟到了什么。

    “看来二皇子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萧允琀了然一笑,端起茶杯来喝。

    “是啊,蹇国送来的美人,果然都是蛇蝎美人。”晋胤跟着笑,接着继续道:“看那些偷偷领了美人们的风流公子们,还敢不敢将他们留在枕边了。”

    萧允琀挑了下眉,摩挲着杯沿,思绪有些纷飞。他思来想去,应该是二皇子早就看中了那些美人中的一位,知道他大哥绝对杀人灭口。所以趁着他大哥坑杀的时候,将人给掠走了。没成想那位美人是真的刺客间谍,这才害了他自己。

    可是若是晋胤也被调动起来说那些美人都是蛇蝎美人,有可能这事是皇帝有意为之。

    以二皇子这种方式,让那些偷腥的王侯大臣的公子哥们胆寒,把那些美人都给处理了。

    晋胤看他走神,也不甚在意,拍了拍桌子,问道:“我和墨驹打算去听曲儿,你去不去?”

    萧允琀回神,笑着摇头,“我还是留在家里,看看父亲有什么吩咐吧。”

    “也对,看时间丞相大人也该下朝归来。我也得回家去,听我父王的训导。”

    萧允琀站起身来送他,两人行至门口,晋胤突然回首,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听我父王说,你是好事将近了。我和墨驹都有几房妻妾,就你还寥寥一人,难怪皇上会看中你。”

    “你是在提醒我,早点娶了妻妾,就不会被赐婚了?”萧允琀若有所思。

    “我可没有这么说,我看你也不会因为逃婚而找人服侍身侧。”晋胤惋惜地叹了口气,接着道:“你若是要学你父亲那般深情,也好,也省得调理那些争风吃醋的事儿。”

    萧允琀哈哈笑了两声,“你要是怕这个,还一个劲儿地纳妾,你不就爱看她们吃醋吗?”

    “你不懂,等你有了人之后,就明白了。”

    萧允琀没再说什么,目送着他离开。随即就迎来了他父亲,丞相大人面露疲惫。

    “父亲,您回来了。”萧允琀恭敬地施礼。

    “嗯,去书房,我有话和你说。”

    萧允琀心思百转,最后也只化作一片思绪沉在心底,怕父亲也不是要和他说二皇子的事。

    到了书房,萧端脱了官帽放到一边,撩起外袍坐下后,示意萧允琀也坐下。

    萧允琀耐着性子等着父亲开口,可是却见他打开了文书,竟然开始细细看。不知道他是何用意,反正萧允琀是不愿意陪着他等下去的。

    “父亲,您找我是有什么事儿吗?”

    萧端依旧拿着那文书,好像放下那本子,他的双手就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似的。他思索片刻,就抬眸看萧允琀,郑重其事地道:“后日你就去青山,看看你母亲吧。”

    “后日吗?”萧允琀心里沉了沉,“母亲愿意见人了吗?”

    “她托人来信,说只要你一人去就可以了。”萧端眼里满是落寞和愧疚,脸上也挂着难以抑制的伤感,“她现在挂念的,也只有你了吧。”

    萧允琀不想回想当年的事情,可是看着父亲的模样,他总能想起母亲带着年纪尚小的他被萧老太太赶出家门的情形,现在萧老太太不在了,母亲也不在了。

    惠国百姓都道萧丞相为国为民,鞠躬尽瘁,钦佩不已。他们都不知道,萧丞相年轻时候,也是一位情窦初开专情浪漫的少年。只不过,随着他眉间的沟壑加深,年岁的增长。平添了几分深重肃穆,看着倒也很十分不近人情。

    萧允琀想开口安慰父亲,话到嘴边又落空了。安慰的话,说了还是没用的。

    “好啦,就是这件事情。你出去吧。”

    “是。”萧允琀起身,率然离开了书房。

    未等他走进自己的屋子,就被人挡住了去路,来人单膝跪在他面前,头埋得很低,只能看到高高的发髻,以及凌乱的衣服以及丢了剑的剑鞘。

    萧允琀没有见过王尧这狼狈的模样,当即就问:“发生什么事儿了?”

    “公子,那少年跑了。”王尧咬牙切齿地说。

    “怎么跑的?他会武功?”

    若是如此,萧允琀危险地眯起眼,那就留不得了。他可不想跟二皇子一个下场,成为天下人的笑柄。

    王尧羞愧难当,连带着声音都带上了颤音,“是属下疏忽,他说肚子饿了,我就去把吃的给他。突然他又说肚子疼,我就将他绑在了屋里,随即就去买了药回来。那少年脸色苍白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我担心他死了,就解了绑……”

    “结果他突然拿了块石头砸了我,抢了我的剑跑掉了。”

    萧允琀听着他的描述,蓦然露出一分饶有兴味的笑容。

    “是属下的失职!那地方是山林,属下到处找过了,都没有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