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

行辜一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别着急,加派人手继续找,仔细点。那山林轻易出不去,肯定抓得到他。”

    王尧听萧允琀说得如此绝对,心中安定了些,当即准备领命离去。

    萧允琀叫住他,笑得很是欢愉地道:“找到人不要打草惊蛇,盯住了就行。等我回来,再收拾他。”

    “是,属下明白。”王尧看着他的笑容,有些胆寒,顺然点头,随即就离开了。

    萧允琀不由得叹气,他到底是要多看着点那孩子。若是走漏了风声,说不定会牵扯出个通敌叛国的罪名。他可担不起,如今他得先准备去青山见母亲,那偷跑的孩子,只能等他回来再好好收拾了。

    第5章 第四章 绝情

    萧允琀临行时,萧允理站在门口送他,将一包裹递到他手中,淡然道:“这是我母亲生前留下的,说有朝一日,让我送还给你母亲。只是,直至今日,我都没有见过她。”

    “我会转交到母亲手上的。”萧允琀把包裹跟自己的包袱一块挂在马边。

    “嗯,”萧允理双手交错,抬头看他跨上马,犹豫着说道:“我母亲还留下一句话,说希望你母亲能原谅她当初的所作所为。”

    “……”萧允琀抓稳马缰,面色微冷,“这句话我就不转述了,她做过的事情,不是一句话就能够原谅的。所以,还是让你母亲亲口跟我母亲说吧。”

    说罢,萧允琀拍马而去。萧允理目送他离去,叹了口气,正因为曾经母亲的错事,他现在对这个弟弟,内心充满了愧疚,严厉不得,宽待不得,十分难办。

    青山离着惠国的京都并不远,然则因为何林静说过,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见到萧家的人,除非她派人来请。所以萧端十几年来,从未踏足过青山,说他守信也罢,说他死板也罢,他们俩的夫妻情分已经没了。

    萧允琀一路疾行,他十几年为见过自己的母亲,心中的渴慕是怎么都抑制不住的。

    等他到达青山菩提庙时,两位位小尼姑正站在门口迎候,而其中一位小尼姑不卑不亢地冲他施礼,道:“公子请跟贫尼来。”

    萧允琀将马上的包裹拿下来,把马交给站着不动的一位,跟着这位慢步跨入内室。

    庙宇中的景致浅淡,除了简单茂密的树木,不见花簇。就像是在提示到来的人,进了这庙,便是踏入佛门,从此以后了却红尘,无牵无挂。

    何林静的确是做到了无牵无挂,一门心思修行,从未挂念过那时尚小的儿子。

    小尼姑领着萧允琀到内室门口,摆了个请的姿势,就站定不动了。

    萧允琀迟疑着敲了敲门,里头传来一道暗哑的女音,透着丝丝禅味儿,“施主进来吧。”

    “……”萧允琀蓦然胸闷,自己满怀期待地来见母亲,却落了个陌生人的待遇,实在是啼笑皆非。不过,他还是扬着笑容,推门而入。

    在见到那身着灰袍,戴着尼姑帽的母亲时,他忍不住红了眼眶。何林静如今算来也是近四十岁的人了,面容已略显老态,而那双眼睛蒙着一层雾,虚虚落在萧允琀身上,无所波动。

    萧允琀哽咽着上前,重重地跪下,给母亲叩首。

    何林静默默地受了,然后伸手抬起他的胳膊,细细打量着他的眉目相貌,露出几分浅薄的笑意,“施主生得好相貌,日后定是有福之人。”

    “母亲……”

    “请叫贫尼静鹤师太。”何林静微微笑着,打断了他的话。

    萧允琀收敛情绪,盘腿坐在她身旁的蒲团上,直盯着她,依言唤道:“静鹤师太。”然后把手上的包裹交给她,解释道:“这是我大哥托付我给你的,说是他母亲的遗愿。”

    何林静看着那包裹,手几不可闻地颤抖着,接着眼眶就红了,嘴角却挂着笑。

    萧允琀看她若有所思地摩挲着那包裹,有些疑惑。按照母亲和大哥母亲的恩怨,母亲就算再如何看淡了,也不该露出这番怀念的神情才对。

    “曾诗……”何林静蓦然落了两行清泪,似是魔障了般呢喃着:“你终究是等不及……”

    萧允琀掩住眼中的诧然,凝神看着自己的母亲,他印象中极为坚毅的母亲,竟然会为了一个害她如此落魄的女人落泪。难道,当初那接二连三的迫害,有什么隐情?

    因为一个已故之人的包裹,何林静苍白的面容泛起几分生动的神情。她轻手轻脚地把包裹收好,似乎那东西是无价之宝。

    随后,仍旧淡然微笑着坐在萧允琀面前。似是未觉自己落泪般,也不拭去泪水。

    萧允琀看着母亲这番模样,很是纳闷,更多的是怜惜。就取出手帕,递给她,轻声道:“母亲,你擦擦眼泪吧。一切,都过去了。”

    “谢谢施主。”何林静轻轻拭去泪痕,慢声道:“此次让你来,是为了一个人。”

    萧允琀正想问是谁,就看到佛祖神像后面,慢悠悠地走出来一个人。他凝神一看,顿时就警惕地眯起眼来,他怎么会在这里?

    何林静招手让那少年来到自己身旁,跟萧允琀介绍道:“这是顾段沂,我故人之子。”

    “故人之子?”萧允琀挑了下眉,看向那脸色阴沉不定,盯着自己看的少年。

    “是,”何林静没有多说其他,而是郑重其事地请求道:“琀儿,请你看护好他。”

    萧允琀面色不显,心中甚是悲愤,母亲居然为了这来历不明的少年,认了他。

    “母亲,这孩子是什么来历?您能和我说一说吗?以前未曾听您说过有位故人之子……”

    “琀儿,如今母亲的请求,你是愿意办还是不愿意办?”

    何林静明显是不愿挑明身份的,而萧允琀对这个他一时怜悯留下的少年,突然产生了一种如针扎般的厌恶感。一个蹇国送来的人,竟然能让他母亲如此对待?

    “母亲嘱咐孩儿的,孩儿定当会办好。”萧允琀无意与母亲起冲突,面无表情地应下了。

    “那便好。”何林静舒了口气,继而对顾段沂道:“段沂,你以后跟着琀儿,要听他的话,不可以任性,知道吗?”

    顾段沂抿了抿唇,不情不愿地点头,表示知道了。

    何林静推着顾段沂往萧允琀身旁推,神情高深莫测地看了看两人,接着淡淡然道:“你们都去厢房歇息吧,等明日便都回去吧。”

    “是,母亲。”萧允琀还想说什么,可看她的神情,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了。

    顾段沂恭敬地冲何林静鞠了一礼,转身跟着萧允琀出了门。守着门口的小尼姑行了一礼,接着领着他们往东侧的厢房去,最后停在其中一间的门口,摆了个手势,就走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