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行辜一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没有!”顾段沂很是愤愤不平,“干娘都认了我了,你还不信她吗?要是怕我说谎,就跟干娘去确认啊……我堂堂男子汉,被你这么对待,传出去我还怎么做人啊……”

    萧允琀听到最后一句话,扑哧一声就笑了,“你又不是女子,还怕名节受损啊?再说,你本就是送来给王侯子弟享乐的,来的时候就没有一点觉悟?”

    “……”顾段沂哑言了,他当时是怎么想的,竟然会来这鬼地方!

    萧允琀也不再多说,继续脱他衣服。看他脸色通红,眼神躲闪,真跟他要怎么样他似的,不由得想笑。脱了亵衣,将他翻来覆去看了个遍,都没有所谓的胎记,当即就沉了脸。

    “你骗我?”

    顾段沂欲言又止,手死死地拉着自己的裤腰。

    萧允琀目光往下,看着他的动作,嗤笑道:“你知道你这样的行为是什么吗?叫做此地无银三百两。”

    顾段沂还想问他什么意思,裤子就被扒下来了,然后他欲哭无泪地捂住了眼睛。

    “原来……在屁股上。”

    萧允琀看着那大拇指指甲大小的一块,用手戳了下。

    “啊!”顾段沂真怒了,伸腿蹬开他,然后拉上裤子就往外跑,边跑边嚎:“干娘——”

    萧允琀身材高挑,手长脚长,跑不到几步就把人给拉了回来。少年红着眼,很是愤怒地锤着他的胸口,歇斯底里地吼着:“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呃……”萧允琀没有受过这种待遇,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反应,应该说怎么哄他。

    这时,房门被敲响了,顾段沂猛地收住声,脸腾地涨红。随即,门口就传来一道很是淡然的女音,“师太嘱咐两位,早些歇息,不要喧闹。”

    “知道了。”

    萧允琀朗声应了一句,低头看自己怀里的少年羞愧难当,拧着眉兀自懊悔着。

    “好了,不闹你了。确定了身份,我也就放心了。洗洗睡吧。”

    他当刚刚对自己的羞辱是闹着玩?顾段沂咬牙切齿,气不打一处来,猛地就把萧允琀推到了床上,欺身上前,狠戾地撕扯他的衣服,泄愤般上牙齿咬他的肩膀。

    萧允琀手忙脚乱地制止他没厘头的动作,一手抓住他双手手腕,双脚夹住他的双腿。然后一个使劲儿,两个人的位置颠倒了上下。他低头看着少年那兔子般的眼睛,叹了口气,这么闹下去真就没完没了。他没有想到,这孩子自尊心这么强。

    “我跟你道歉,刚刚我不该那样对你。”

    蓦然听到萧允琀道歉,顾段沂愣了下,然后挑眉怒瞪他,“道歉有什么用!”

    “那你想怎么样?”萧允琀无奈。

    闻言,顾段沂开始认真思考,他能怎么讨回便宜来?

    第7章 第六章 行刺

    未等顾段沂想出个所以然来,就听着门外刀刃相接的声音尤为刺耳。萧允琀松手,麻利地站起来,顾不得自己衣衫不整,就要出门去看看。结果,他这一动,门就被踹开了。

    萧允琀猛地退后,抬手挡在了顾段沂身前,这会儿顾段沂已经把被子裹身上了。

    来人身材高大精悍,入门看到两人衣衫不整,床榻凌乱的模样,眸子蓦然紧缩了一下。一抹不易察觉的惊骇在眼眸中闪过,随即就操刀朝着萧允琀砍去。

    “来者何人?!”萧允琀潇洒地回身闪避,然后从腰间抽出软剑,簌簌冲着黑衣人去。

    黑衣人本想抓顾段沂,这会儿又被逼退到门口,挡了几招后,吹了几声口哨。突然,几名黑衣人就破窗而入,来势汹汹。

    萧允琀退居床边,凝神盯着来者,沉声道:“你们是蹇国人?”

    “我劝公子不要顽抗,将你身后的少年叫出来便是!”首领很是有恃无恐地盯着他。

    “你们想拿他做什么?”萧允琀纹丝不动,持剑屹立。

    首领哼笑两声,甩了个剑花,狠戾道:“这可是蹇国送入惠国的唯一活口,不得灭了。省得泄露了些什么不该泄露的。”

    萧允琀与首领对视片刻,忽然收起软剑,退到一旁,笑道:“既然是灭口,那就在我面前,把他杀了吧。不然,我该怀疑你们是为了救他,才花如此大功夫找到这儿来的。”

    闻言,顾段沂打了个冷颤,从后面扑上去,抱住萧允琀的腰际,哭号道:“你救救我,别让他们杀我!呜呜呜……我什么都愿意做的,你救救我!我不想死……”

    首领看到他裸着上身,哭泣着央求萧允琀,怒意一起,抬手持剑,吼道:“让开!”

    萧允琀心里沉了沉,却还是往旁边躲了躲。要是少年识相,现在就应该松开他,躲到另一边去,可是顾段沂像是把他当做了救命稻草,怎么都不肯放手。

    “真是可笑!”首领嗤笑了一句,然后挥剑,直直冲着顾段沂去了。

    在那剑锋刺入顾段沂后心口时,猛地发出“铿锵”地一声。首领急忙后退了两步,脸色阴沉地盯着萧允琀,怒道:“公子不是说了,让我杀了这贱蹄子吗?”

    “我改变主意了,不行吗?”萧允琀风轻云淡地说着,然后俯身将顾段沂搂在怀里,看着那首领的脸色愈发暗沉,颇为得意地笑道:“毕竟他现在是我的人了,怎么都该我自己处置才是道理。哪有把自己床上的人,让出去给别人□□的道理,你说,是不是?”

    首领眼里充斥着杀意,随即就发号施令,“给我杀!把这对不知廉耻的东西给我杀了!”

    萧允琀凝神,将顾段沂紧紧搂在怀里,暗自嘱咐了句:“抱紧我,不要松手。”

    “……”顾段沂眼睛紧紧地盯着他看了半晌,把头埋进他的颈窝。

    一句话,双拳难敌四手。

    就算萧允琀是采取防御的姿态,还是免不了被砍伤,随着鲜血慢慢地流出来。他气血空虚,体力不支,脸色变得惨白。不过,看着倒下的几个没气的黑衣人,他心情颇好。

    顾段沂能感觉到他已经撑不住了,突然就松开手,镇定自如地说:“我求他们放过你。”

    “你说什么?”萧允琀拉住他的手,脸上不慌不忙,“你不要去送死,我护得住你。”

    的确,这次是首领低估了萧允琀,谁能想到平日风流潇洒的公子哥有这么高的功夫护身。不过,他可没有想着放过他,既然来都来了,肯定要收个满血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