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

行辜一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自然会全部承担。”

    “哼,有本事你就护着吧。”萧端嗤笑,带着不可察的杀意。

    萧允琀猛地抬头看向父亲,不敢确定地问:“父亲,你派人去杀他?”

    “不错,你既然带他进了京都,就该想到他会死在这里。”

    “你为何要这样做,他是蹇国人,但是他是无辜的!”萧允琀愤然。

    萧端凝视着他,神情淡漠,“宁可错杀,不可放过。这句话,我从小就教过你。”

    “既然父亲这么不近人情,为何当初不直接让我和母亲活活饿死,还将我们接回来!”萧允琀站起身来,深恶痛绝的目光直直地钉在萧端的身上,“你早就知道母亲是蹇国人,那我身上是否也有一半蹇国人的血?你留着我们,难道不怕有一日我们会背叛你,不怕萧家世代忠良的名声毁于一旦,有愧于列祖列宗?你既然动过杀念,为何又要把我们留下?!”

    “住口!”萧端怒发冲冠,腾地站起身,吼道:“你以为我是谁?!我是惠国的丞相,我也是你的父亲!但是我不能当所有人的父亲,我只能保住我的家人!你明不明白?”

    萧允琀沉默不语,当年萧老太太赶他们母子出门,随皇帝出巡的父亲不是不知道,但是他没有立刻伸出援手。他们弹绝粮尽、走投无路的时候,他的父亲出现了。

    难怪母亲出家修行,对他们避而不见。不是恨父亲的绝情,而是在掩饰自己的身份。

    “我明白,所以这些年来我都在理解你们。理解父亲当年的绝情,理解母亲十几年的冷漠,我一直都在理解你们。”萧允琀冷笑,随即郑重其事地说道:“父亲,你可以选择保住我和母亲,而我选择保护沂儿。这样,可以吗?”

    “你是要把萧家拖入万劫不复之地吗?”

    “我只是做我力所能及的事情而已,这家国,让我选,我选择家。”萧允琀挂着淡薄的笑意,缓缓转身,临出门说了句:“而你和母亲,选择了国,如此而已。”

    第12章 第十一章 抓奸

    山伯在大宅子门前等了很久,兜兜转转十分不安,待看到萧允琀疾行而来时,慌忙上前报告,“公子刚刚离去,就有一帮人闯进来,非要抓小公子……”

    “我知道,那是我父亲的人。”萧允琀无奈地叹了口气,“沂儿可有损伤?”

    “倒是没有受什么伤,有王尧和孙颖护着,只是受了很大惊吓……”

    萧允琀紧紧地闭了闭眼,道:“没事,我去劝劝,里面可收拾好了?”

    “收拾好了,尸体都偷偷处理了。王尧和孙颖受了点伤,在苏大夫那儿。”

    “那就好,山伯你休息去吧,接下来也没事了。”

    山伯点头,还有些惶惶然地回自己屋去。

    萧允琀大步流星地往自己屋去,还没有进屋,就听着袖龄用一种温柔似水的声音,说道:“小公子,你别害怕,那些坏人已经被打跑了,你身上有血,我帮你擦干净……”

    “哎,你别怕,我不是坏人!好啦,不擦就不擦,那吃点东西好不好?”

    萧允琀轻声进屋,就看到顾段沂瑟缩这,躲在床角,脸色惨淡,脸上身上衣裳都有血迹,这么看着,他心里很不是滋味,父亲下了重本要他的命的。

    袖龄哄不到人,很是无奈,把饭碗放到桌上,转身看到萧允琀,赶忙低头道:“公子。”

    “嗯,没事了,你出去吧。”萧允琀没说她什么,挥了挥手。

    “是。”袖龄知道自己有些越矩,慌里慌张地退了出去。

    顾段沂看到萧允琀,眼睛瞳孔放大,猛地就冲他扑过去,“哇”一声就哭了出来。

    “好了,好了,没事了。”萧允琀搂着他坐在床上,拍着他后背安慰他。

    “他们,他们想杀我!他们……好恐怖,我好害怕……我要回家……”

    萧允琀闷闷地应着,听着少年泣不成声地倾诉自己的恐惧。

    上一会遇刺,顾段沂知道是自己的大哥的人,也没怎么放在心上,也不害怕。平日里被萧允琀欺负,有干娘的嘱托在心里稳着,被吓吓也就算了。现在遇到真正的要他命凶神恶煞的人,顿时就被吓掉了魂。

    何况那些人一个劲儿都死在他面前,一副要拉他陪葬的模样。

    哭嚎了半晌,顾段沂心里舒服了些,也就蔫蔫地趴在萧允琀身上,不吭声了。

    “没事了吧,以后不会有人杀你了,你放心。”萧允琀给他定心丸吃。

    顾段沂搂着他脖颈的手臂收紧了些,用脸蹭了蹭他的脖子,道:“我还是怕。”

    “我在你身边呢,不怕。”萧允琀拉开他,看着他那乱七八糟的脸,道:“梳洗一下吧,这样子活像见了鬼似的。”

    “那些人比鬼还要恐怖……”顾段沂现在想起来还后怕,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萧允琀没再提,让人提了水来洗漱。给顾段沂换上新做出来的衣服,少年脸色不大好,却也掩不住那标致的模样,怎么看都惹人怜爱的模样。

    顾段沂受了惊,洗澡吃饭的时候,都惴惴不安地盯着萧允琀看,好像他一离开,他就会遭遇不测似的。看得萧允琀很是无奈,被人盯着总不大舒服。

    萧允琀晚间睡觉的时候,安慰性地在他额间亲了一下,哄道:“闭上眼睛,睡觉吧。”

    “嗯。”顾段沂舒心了些,乖乖地闭上眼睛。

    萧允琀凝视着他的脸,心里乱成一团麻,现在变成这样,该如何收场?

    在大宅子里,没事喝茶赏花,倒也是十分惬意。

    顾段沂在萧允琀无时无刻地陪伴下,总算是走出了那次行刺的阴影。他现在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听萧允琀讲他游历时的趣事,然后伴着他的声音,睡觉。

    再一次看到顾段沂靠在自己胸前睡着了,萧允琀神情一松,露出了笑意。不知道他讲的故事有没有趣,说有趣吧,这孩子能在自己说到精彩的地方睡着。说不有趣吧,这孩子又老是央着自己讲故事。

    萧允琀将人小心地抱起来,漫步回到了屋里。将人平放在床上后,就坐到床边,解了顾段沂的上衣,看着那朱红玉润的一点,心里一动,手下已经解开了绷带。

    看着□□着上身,睡得毫无防备的顾段沂,萧允琀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心口发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