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

行辜一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顾段沂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也不用上药了,只要防着不要让伤口裂开就可以了。

    “真是……”萧允琀把绷带放到一边,给顾段沂穿好衣服,自嘲般笑了笑。

    睡下没多久,门外就响起一道很洪亮的声音,“哎哟!本世子还要拦着?你们不想想本世子和你们公子是什么交情……”

    萧允琀被吵醒,迷迷糊糊地就要起身骂人,门就被推开了。

    晋胤一双桃花眼闪烁着金穗般的光,他很是欣喜地看着床上的两人,很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跟着他身后的文质彬彬的清瘦男子也愣了下,随即露出匪夷所思的神情。

    “你们……”萧允琀额头青筋直突突,他没有想到这两人能这么随便地闯进来。

    因为以往的习惯,萧允琀此时还是束缚着顾段沂睡的,怕他睡觉不安分,扯到伤口。但是这番情形,在晋胤这个角度,就跟萧允琀要霸王硬上弓似的。

    从未见过萧允琀与哪位美人有过分的亲昵表现,如今得见,两人都掩不住自己的惊异。

    顾段沂最近睡得舒坦,也没有被吵醒。萧允琀给他敛了敛被角,穿衣站起身来。

    “哎哟,真是千年难得一见啊……”

    “别说话,我们出去外面说。”萧允琀不耐地瞪了晋胤一眼,往外走。

    晋胤好奇地往那床上看,可瞧不太真切,就被跟在他后面的周墨驹给拉了出去。没听过朋友妻不可欺吗?这会儿再好奇,都不能妄动,如果不想断了友谊的话。

    三人在院子里坐下,山伯早就遣人准备好了茶水点心。

    上了茶,萧允琀脸色阴沉地端起茶杯,慢悠悠地啜着,也不主动开口。

    他不开口,晋胤是忍不住的,他心里痒痒,连带着坐立不安,就道:“我和墨驹不是故意的,你无声无息消失了一个月,去凤祥院都找不到你,那我们只能找到这儿来了。至于闯入你房里,也是怕你出事嘛……”

    萧允琀斜了他一眼,继而道:“看过了,你走吧。”

    晋胤尴尬地扯了扯袖子,轻咳了一声,道:“我和你诚挚地道歉,赔你几条千年人参,给你那小美人补补身体,怎么样?”

    “……”萧允琀没有理会他,目光淡淡地落到那绿豆糕上。

    “行,我再把血燕窝都给你拿来,总行了吧?”晋胤说得自己都肉疼。

    萧允琀淡淡然一笑,拱手道:“那就多谢世子殿下的好意了。”

    “行了,这下可以说说那小美人哪儿来的了吧?”晋胤笑着问。

    “别称呼他小美人,生怕被人不知道你敦王王世子风流吗?他叫顾段沂,日后你们多看护着点就是了。”

    周墨驹瞧着萧允琀眉飞色舞的神色,施施然笑道:“莫不是定下了?”

    “这个……说不好。”萧允琀还真没想好。

    “我听闻丞相大人就是不同意你豢养男宠,才把你赶出门的……”

    “这是哪儿来的流言?”萧允琀嗤笑,他平素给人的感觉,难道还不够谦谦君子?

    周墨驹微微笑着看向晋胤,那眼神不言而喻。始作俑者,不就是他咯?

    “呵,收你那么些东西,你还真没亏。”萧允琀不和他计较。

    晋胤无奈摆手,“我那只是喝花酒醉了,随口说的,谁知还让我一语中的啊?”

    “不过,允晗,丞相大人是不同意你留着那少年的吧?”周墨驹问。

    “是这意思没错,不够也无所谓,我留着,他也奈何我不得。”

    萧允琀这会儿想起来,他父亲这一个多月都不曾过问过他,怕是真要与他断绝父子关系了吧。不过,似乎这样也没有什么差别,影响不到他现在的生活。

    第13章 第十二章 离去

    周墨驹看萧允琀淡漠自然的神情,知道他对他父亲的态度不放在心上,微微叹息道:“丞相大人不挂记你,也好。只怕他背地里还是有心要,拆散你们。”

    “而且,皇上已经跟我父亲讨论过了,势必要把陌雅公主嫁给你。如今你豢养男宠只是谣言,若是被人发现是真的。就怕皇上会做些什么……”

    萧允琀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些,只是他有很多法子可以避免这些事情,就是没有采取行动而已。在他心里,还有一个念头在攒动,那就是——顾段沂迟早是要走的。

    一时间,空气陷入了沉默。

    周墨驹轻咳了一声,摩挲着茶杯的杯沿,斟酌着道:“你这月来隐居在此,不知道听说了没,那张铎协被挖了双眼。”

    “嗯?他不是跟着他父亲落狱了吗?”萧允琀还真没有了解到这一点。

    “就是在重重把守之下的京都的牢里给挖了眼睛,而那些牢狱竟都没有察觉。”晋胤神色认真了些,敛眉沉声道:“因此,皇上深感忧虑,命刑部尚书暗中追查凶手。”

    周墨驹转头继续道:“我父亲前些时日忙得晕头转向,最近查到了点东西。”

    “什么东西?”萧允琀心有不安,追问道。

    “那人可能是蹇国人,张铎协手中有那凶手随身的香囊,里面有一味香草是只有蹇国有,在我惠国是种植不出来的。”周墨驹说到这,很是忧心忡忡。

    萧允琀没想到这事儿还能扯出个蹇国来,看来,这趟浑水越搅和越浑浊了。

    “以往从未想过蹇国会有这么大能耐,如今看来,他在我国安插了不少人。皇上怕是要有大动作了……到时候又是人心惶惶……”晋胤叹了口气,十分忧虑。

    萧允琀没有给出自己的意见,他有自己的考虑。

    聊没几句,时候不早了,两人纷纷告别,晋胤临行说改日派人把补品送来。

    萧允琀送走客人,回到房里,看到顾段沂坐在床上,靠着床沿看书,见他来了,笑着把书放到一边,上前抱住他道:“我看外面你有客人招呼,就没有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