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

行辜一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嗯,他们是我的挚友,日后可以介绍你们认识。”

    “看起来都挺善谈的。”顾段沂拉着他坐下,自然而然地倚着他坐。

    萧允琀揽住他的肩膀,揉了揉他的脑袋,沉声问道:“你家人,什么时候来接你回去?”

    “……”顾段沂挺直腰板看他,蹙眉怒道:“你要赶我走?”

    “不是赶你走,你毕竟不是属于这儿的人。而且,最近怕是不太平。”

    “我不怕,你不是会保护我吗?”顾段沂环住他的脖颈,低声道:“我想留在你身边。”

    萧允琀脑袋昏沉沉的,一桩桩事情都在脑子里过一遍,最后还是留在了原地。他轻叹了两声,拉开顾段沂的胳膊,目光坚决地看着他,“不,你必须得走。”

    “为什么非得我走,我就只待在这里,不会出事的。”

    “如果你还一直留着,迟早会牵扯到我母亲的。”

    顾段沂像是被针扎了一下,不敢置信地盯着萧允琀看,半晌,点头,“我会尽快的。”

    萧允琀眼见着他眼里的落寞愈染愈深,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风凉月冷,夜色正浓,是离别的好时候。

    萧允琀睁开眼睛的时候,手下意识地搭在自己的右侧,那儿空空的,连带着他心里也空空的。呆滞地盯着床帐片刻,他坐起身来,披了件外袍。

    一抹影子自窗台而入,跪在地上,声音隐含着深深的不甘和恼怒,“属下无能,跟丢了。”

    “罢了,没跟上就没跟上吧。”萧允琀淡淡然地挥了挥手,“这阵子你们累了,歇着去吧。”

    王尧跪着没动,半晌抬头,看萧允琀那魂不守舍的模样,咬牙恳切道:“若是公子不愿意放小公子离开,为何不留下他?即便是蹇国人,在公子这儿,并不是事儿,不是吗?”

    “你不懂,”萧允琀站起身,缓步走至窗台,遥望着月色,“他要是普通百姓……”

    王尧转头去听,却是听不真切后半句是什么。可他也不能再追问了,行了礼就出去了,这下他只能走门口出去了。

    没想到他这一出门,一拐角就被人捂住嘴拉进草丛里。

    袖龄松手,对上他惊悚万分的眼神,怒道:“怎么,看到我很惊讶吗?”

    “不是,你干嘛突然拉我,要是一个不小心伤了你……”

    “凭你还伤不了我,”袖龄打断他的话,接着紧张地问道,“小公子真地被带走了?是公子安排的?你知不知道谁带走的他,他去了哪里?”

    王尧撇开她的手,蹙眉,沉声道:“公子说过,不该知道的,就不要过问。”

    “我知道,我这不是心疼公子嘛,好不容易才看上个人。结果还要亲手放走。”袖龄说着,鼻子一酸,眼眶就红了,几颗热泪就沿着姣好的脸庞落下来了。

    “哎,你,你别哭啊……”王尧很是措手无措,让他杀人还容易过哄女孩子呢。

    “自我进了这宅子,就没见过公子是真心开心过的,如今好不容易有个心上人。就算那人再十恶不赦又如何,喜欢就是喜欢,哪有割着心腕,把人给放走的啊……”

    王尧挠了挠脑袋,叹了口气,道:“你别哭了,小公子是被自己的亲哥哥带走的,哪能从别人亲人手中抢人的道理,而且小公子一开始就是要走的,这是没办法的。”

    “哎,为何公子这么命苦啊……爹不疼娘不爱……”

    王尧实在不明白袖龄是怎么能扯出那么多事情来感伤的,可是他被她扯着,只能陪着她在这冷风中,蹲在草丛里。

    山伯提着灯笼从小道儿上走过,回首突然看到一人站在窗前,登时被吓出了一声冷汗。再一细看,原来是萧允琀,当下就迈着轻慢的步子朝他走去。

    在他临近时,就听到萧允琀呢喃着一句话,“他要是普通百姓,我岂会如此轻易放他走……”闻言,山伯幽幽地叹了口气,原来是记挂小公子了啊。

    “公子,风凉,您还是早些歇息吧。有些人啊,走了就不会回来了,您还是放下吧。”

    “我知道,可是放下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萧允琀苦笑。

    山伯无奈摇头,正准备走,突然就转回身来,说道:“公子,昨日敦王王世子派人送了人参燕窝等物,我都给放再库房了,差点就给忘了和您说。”

    “嗯,知道了。”萧允琀惨淡地笑了笑,“早送晚不送,偏偏等人走了……那小子就纯粹给我添堵的。”

    山伯不明白他这话的意思,鞠了一礼,就离开了。

    第14章 第十三章 牵扯

    低调奢华的宫殿里,一抹瘦削的身影坐在精致的镜子面前,神色抑郁,长吁短叹。

    王紫宜踩着小步走进殿中时,见到顾段沂这百年不变的姿势,调笑道:“段沂,你这般下去,可就要坐化成仙了。”

    顾段沂撑着下巴回首,看她着一身粉色缀心蕊花长裙,未施粉黛仍娇媚动人,扯了个微笑,道:“嫂子如此装扮,可是有喜事?”

    “怎么,没喜事还不允许我打扮了?”王紫宜毫不避嫌地坐到他身边,拉起他的手,问道:“近日那心蕊花开得极为繁盛,倒是像祥兆,你跟我出去赏花吧?”

    “不了,我还是呆在这儿比较心安。”顾段沂继续盯着镜子看。

    王紫宜颇为忧虑地打量他,叹息道:“你说你,不过去了那惠国两三个月,回来就跟丢了魂儿似的。你看看,脸上的肉都没有了,都没有以前圆润了。”说罢,很是怜惜地捏了捏他的脸,继而幽幽地叹了口气,“你那大哥也是,把你接回来就放着不管了,一点不负责任。”

    “嫂子,我倒是宁愿大哥不要管我呢。让我住到宫里来,就跟关着我似的。”

    “你大哥是真心疼你,你是他唯一的亲弟弟。以前怕人害你,才将你安置在那穷乡僻壤,现在把那居心叵测之人解决了,你们兄弟俩该好好团聚才是。”

    顾段沂点了点头,没有心思和她再说什么,一副蔫了的模样。

    王紫宜看不过去了,顾不得自己的淑女形象,起身用力把他拉了起来。

    “你这样下去,迟早跟你母亲那般郁郁而终,听嫂子的,散散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