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

行辜一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别说这个了,你为我也受了不少苦。我们现在拥有彼此,对此,我毫无怨言。”

    顾段沐疼惜地在她脸上落下一个个吻,默然叹了口气,若是他们能有一个孩子,那就再美满不过了。

    当初顾段沐的母亲失宠,到顾段沐适龄成婚时,皇帝没有给他赐婚,然而就是王紫宜,丞相的独生女,认定了他,非要嫁给他不可。丞相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自然就顺了她的意,亲自向皇帝讨了赐婚的旨意。

    顾段沐与王紫宜甜情蜜意,不久她就怀上了,可是那时顾段沐被派去剿匪。王紫宜在宫里得不到悉心照顾,结果不小心流产了,之后就再也不能怀上了。

    明面上是这么说,但是这其中的猫腻,是皇族的丑闻。

    反正,王紫宜流产后不久,二皇子就被丞相弹劾至终身囚禁于宗人府,最后上吊自杀了。

    第16章 第十五章 指婚

    顾段沂自受伤后醒过来,整个人消瘦了不说,每日都浑浑噩噩的,目光涣散。

    王紫宜尽可能地陪着他开解他,可每次说着说着,她自己都不知道说什么了。而顾段沂却还是一副认认真真地听她讲话的模样,其实都不知道出神出到什么地方去了。

    最后,王紫宜受不了了,抓住顾段沂的肩膀,使劲地摇晃。

    “你不要这样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行不行!那负心汉值得你如此吗?你在这里黯然失神,他在哪儿?他在自己的府上,拥着娇妻,笑谈风生!这样值得吗?!值得吗?!”

    “不值得,可是我忘不了他……嫂子,我忘不了他……”

    王紫宜看着顾段沂凄然地笑着,两行清泪从他那圆润的眼睛滑落,她心里的弦断了,她死死地搂住他,道:“我们去找他,找他讨个说法,他到底把你当什么了?”

    “不,我不要再见到他。”顾段沂锁紧眉头,握住王紫宜的手,恳求道:“嫂子,就当我是生病了,过段时间就好了,好吗?”

    王紫宜无可奈何地叹气,揉了揉他的脑袋,“好吧,你该休息了。”

    “嗯,好。”顾段沂露出几分笑意,乖乖地走回了自己的寝殿。

    王紫宜一声接一声地叹息,脑袋里千思万想就是没法子把顾段沂变回以前的样子。她一直叹到顾段沐进门来,后者担忧地上前来揽住她问:“可是哪儿不舒服吗?”

    “我没事!”王紫宜不满地瞪着他,“你要是有时间关心一下段沂就好了。”

    “担心他做什么,他现在不挺好的吗?”顾段沐不明所以。

    “挺好的?在你眼里,能吃饭能说话能动就是好吗?你看不出他整日恍恍惚惚的吗?你到底是怎么做大哥的,在你眼里,是不是你的千秋霸业最为重要?你……”

    顾段沐捧起王紫宜的脸,在她喋喋不休的嘴上落下一个吻,接着轻声安抚道:“自然是家人最重要了,所以我不正跟你了解情况嘛,你不要一忧心就着急上火。”

    “我知道我这样不好,可我实在是……没办法了。”王紫宜靠在他肩膀上,再次叹息。

    “你说说,段沂怎么了?”顾段沐将她揽入怀中,下巴抵住她的头顶。

    王紫宜被安抚了,情绪稳定了些,她斟酌着用词,道:“这种情况应该叫做伤情吧,你也知道段沂那孩子有多单纯,他肯定是对那萧允琀动了心了。这不,就因为萧允琀成亲了,就把自己折腾这样子了。”

    “……这样,那等他想开了,不就好了?”

    “就怕他想不开啊!伤都好了多久了,他还是副样子,不然我何至于这么着急!”

    顾段沐拉住她的手,在她耳边叹了口气,道:“你知道,日后就算是我登位,也不会有继承人。势必是要把皇位传给段沂的孩子的。”

    “我明白,不是说让他能跟萧允琀怎么样……只是想他别这么伤心而已。”

    “段沂的年纪也不小了,不如让父皇也给他指一桩婚事吧。”

    “这样好吗?”王紫宜不太放心,总觉得这样的方法太过强硬了。

    顾段沐笑着点头,“等有了妻子儿女,他就知道自己该过什么日子,需要承担什么责任。自然就会忘了那萧允琀,慢慢就会好的。”

    王紫宜没其他法子,只能认同地点头。

    顾段沂躺在贵妃榻上,枕着双臂盯着屋梁看,思绪纷飞,却没有着落点。

    “六皇子,”元英突然就出现在他面前,面无表情地说道:“我回来了。”

    “嗯,安流让你去干了什么?”顾段沂坐直了,拿过桌上的热茶,慢慢喝着。

    元英瞧着他的神色,倒不像是外面传的已经剩下一口气了,就施施然道:“他不过是让我们装成军队的士兵,到戎边打过几次战而已。”

    “几次啊……我记得我是说帮他一次吧?”顾段沂挑眉,自嘲道:“算了,反正我都是个废人了,说的话哪儿还有人听啊。你下去吧,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吧。”

    “六皇子,你应该振作些,不日就要迎娶蓓玉郡主了。”

    “嗯,是啊,听说蓓玉郡主是非常温柔体贴的。”顾段沂复而躺回了贵妃榻上,垂着眼看他,“那就在成婚那天,你带人把她劫走吧,等第二天再把她送回来。”

    元英闻言怔然,颇为为难地拱手道:“这不妥吧……”

    “你是担心她的名节有损吗?都是我的皇子妃了,我不嫌弃,你担心什么?”

    “……六皇子,请你不要意气用事。”元英拧起眉头,劝说道。

    顾段沂抬头看着屋梁,思忖半刻,说道:“这样吧,那把我劫走吧,我就不再回来了,这样可以吧?”

    “……”元英不答他的话了,他摆明就是在跟自己过不去。

    “这样也不行?也对,新郎官不在了,那她就变成寡妇了。”说到这,顾段沂自己笑了,“明明不是我自愿要娶她的,凭什么我要替她打算那么多啊?谁替我考虑了?”

    元英看着他,良久抱拳,单膝下跪,道:“六皇子,我是来和你告别的。”

    顾段沂半晌没有吭声,最后的最后,应了一声。

    日落西山的时候,王紫宜端着补品来到寝殿,进门左看右看都没有看到人,招呼了个小婢女,询问道:“六皇子去哪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