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1

行辜一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何林静坦然地摇头,没有犹豫,“我自然是舍不得,他是我亲生儿子。”

    “所以,你和我说这些,是为了什么?”

    “我是想说,我打算让他和你见一面。”

    顾段沂瞬间眼眶就红了,鼻子一酸,眼前迷蒙一片,他只觉得胸口闷得很,喉咙梗得慌,快喘不过气来了。

    “为,为什么?为什么要逼我……我难道……退得还不够吗?”

    何林静指着他的心口,垂眸道:“这里的伤口已经愈合了,可是留下了伤疤,只要这个伤疤还能一扯就痛,你就永远不算是真的愈合了。听我的话,和他见一面吧。我不想,等到你们其中一人,真的阴阳相隔的时候,也跟我一般追悔莫及。”

    说到后面,何林静的声音也跟着哽咽了,她依旧端坐着,只是那眼睛流下了泪水。

    “你们还有机会,我却是……没有机会了……”

    顾段沂看着她,没法拒绝,只能艰难地点了点头。

    见面并不是直接约定了地方,彼此相见。毕竟,顾段沂已经死了。

    何林静坐在椅子上,慢悠悠地喝着茶水,闻着檀香,轻抚着膝盖上的包裹,等着小尼姑从外面唤道:“师太,人到了。”随即就看到许久未见的儿子朝自己走进来。

    萧允琀还是如同以往那般潇洒率然,剑眉星目甚是风光洒脱。

    “母亲突然让我过来,是有什么事儿吗?”

    “我想来想去,还是该把这东西交给你。”何林静把自己手中的包裹递了过去。

    萧允琀盯着那包裹,没有伸手去接,而是疑惑着问:“母亲,这不是当年我给你的吗?”

    “你给我的那个,和这个不同。”何林静把包裹放到两人之间的桌子上,目光淡淡然扫过佛像后面,回到桌面上,道:“那个是曾诗交给我的遗物,这个是段沂托我交给你的遗物。”

    “……”萧允琀怔然了下,脑袋隐隐作痛,“母亲,你刚刚说什么?”

    何林静盯着他的神情,施施然道:“你听得没错,这是段沂的遗物。”

    “不可能,沂儿没有死,他没有死。我肯定能找到他的,肯定能。”萧允琀笑得很勉强,他的眼睛里,已经泛着水光。

    何林静知道他信了,就主动将包裹给打开了,里面是一套显旧的衣服。

    萧允琀最后一丝信念随着这衣服磨灭了,他不敢置信地摩挲着那衣服的纹路,艰难地摇头,“不可能,他不会死的……怎么可能呢,我明明确认了那尸体,不是他……”

    “那跳崖的的确不是他,他是抑郁而终的。”何林静说到这时,自己都忍不住哽咽了下。

    “这,这怎么可能……”萧允琀一时间,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说什么好。

    何林静似是在回忆,极为隐忍地说:“你娶了陌雅公主,就没有想过他心里有多难过?谁能够忍受自己爱的人和另一个人过一辈子?”

    “我并不是真地娶了她,这只是一场交易……”

    “你觉得他知道吗?你何曾把你的心意告知了他?你娶了别人,不就是在告诉他,让他死心吗?他最终郁郁而终的,不就是你造成的吗?”

    何林静说到这,狠狠地闭上了眼睛,可是她还是不能控制自己的泪水夺眶而出。

    “母亲,你和曾诗,是不是就是这样?”萧允琀神情黯然,“彼此有心,却选择了避开不见,进而一方苦苦相逼,另一方黯然神伤?”

    “如此相似,就连这最后的遗物,只是一套借出去过的衣服而已。”

    萧允琀沉默了,他哭不出来,实在是痛心疾首了,也哭不出来。这是他应受的,失去了,就不复存在,他早该懂得的。

    何林静用衣袖拭去眼泪,站起身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自己静一静吧。”

    说罢,离开了大殿,眼神扫过两旁侍立的小尼姑,三人前后走了。

    萧允琀将那衣服抱在怀里,猛地嘶吼出声,“啊啊啊啊——”

    第18章 第十七章 复见(一)

    顾段沂从佛像后面踱步而出,在萧允琀面前站定,低声问道:“你还好吗?”

    “……”萧允琀就跟见鬼了般盯着他,然后一把将他搂进怀里,手臂收紧,道:“没关系,就算你是鬼,我也会护着你。不怕,我护着你。”

    “傻啦?”顾段沂哽咽着,搂紧他的脖颈,“我要是鬼,早在佛祖面前灰飞烟灭了。”

    萧允琀缓缓反应过来,登时吻上他的唇,很是不解恨地咬破了他的嘴唇。血腥味在两人的唇齿间漫延,但是谁都没有停止这个吻的意思。

    “唔唔唔……”顾段沂快窒息了,拼命地拍打他的胸口。

    “哈哈哈……”萧允琀这才松了口,看他嘴唇那一排齿痕,笑得愈发肆意。

    顾段沂嘟起嘴,很不满地瞪着他,“你这也咬得太狠了吧……得多久才能好啊……”

    “谁让你吓我,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萧允琀深情地看着他,继而微微一笑,“不过这样就好,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儿,我都不会放开你了。”

    “嗯……”顾段沂跨坐在他腿上,攀着他的脖子,思忖道:“那陌雅公主……”

    萧允琀倾身亲了下他的额头,笑道:“我娶她不过是因为是为了成全她一心向佛的心愿而已,而我也想出府自立门户,就这样定下了。”

    “这样吗?那你还要回去吗?”顾段沂不怎么愿意回去招惹那些人那些事儿。

    “当然,不然你还想在这儿碍我母亲的眼吗?”萧允琀想起母亲说的那番话,突然叹了口气,与顾段沂十指紧扣,微笑道:“幸好,我们都不用追悔莫及。”

    顾段沂倚在他肩上,释然地笑了。

    临别的时候,何林静带着两位小尼姑给他们送行,她已经恢复了淡然自若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