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

行辜一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萧允琀歉然地冲他母亲鞠躬,道:“这么大了还让母亲操心,实在是不该。”

    “无妨,”何林静看着他们,突然愁上心头,握住萧允琀的手,道:“若是你父亲有什么意见,就让他自己过来与我理论。”

    “母亲放心,说不定父亲盼不得来见您呢。”萧允琀笑道。

    何林静敛了愁情,不由得也露了几分笑意,“若是他要来,我得和他说说我和曾诗的事情,怕他日后是不敢再上门来了。”

    “……母亲,还是别和父亲说得好。”

    萧允琀看时候不早了,不再多说,领着顾段沂上了马车,走了。

    顾段沂还穿着那朴素的灰袍子,戴着一顶布帽,活生生就是一副秀气和尚的模样。因着近年坐禅的习惯,身体挺得笔直,完美诠释了坐如钟是什么样子的。

    萧允琀歪着脑袋,意味不明地打量他良久,突然问:“沂儿,你不回去蹇国了吗?”

    “不回去了吧,我当初假死,肯定伤了大哥大嫂的心了。”

    萧允琀揽住他,微微笑道:“我想他们也都没有相信你已经死了,你该告诉他们你还在才是。想想亲人逝世这种事情,怎么都不是一件容易忘怀的事。”

    顾段沂揪着他的袖子,垂眼看着自己的手,道:“我怕,他们不答应……”

    “你怕我说服不了他们,将你托付给我吗?”

    “不是……”顾段沂幽幽地叹了口气,捏着他的手,十指交扣,“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和你分开的。当初选择消失,虽然是任性,但是我也想过,顶多伤心个两年,大哥大嫂就会忘了我,继续好好过日子的……”

    萧允琀搂紧他,低头轻啄他的脸蛋,道:“遗忘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我倒是想问你,你家里能接受我吗?”顾段沂抬头,亲上他的唇。

    萧允琀托着他的后脑勺,将他压向自己,加深了这个吻。唇齿间流连着津液,颇为粗哑的声音说道:“你信不过我吗?”

    “不是……啊嗯……”

    架着马车的元英嘴角抽搐了下,最后只能假装封闭了自己的五感。他实在没有想到,六皇子能公然和一个男人在马车里做这种荒唐的事情。

    而且……还是下面的那个……

    马车行至大宅子前,萧允琀一脸餍足的神情,抱着倦怠的顾段沂下了马车,随即回首对元英道:“你回去和即将登基的皇帝陛下说,他的弟弟在我这里,请他放心。”

    “……是。”元英拱手,目送着萧允琀那潇洒的身影消失在眼前。

    闻声而来的山伯拄着拐杖颤巍巍地走上前,看到萧允琀抱着和尚打扮的少年,当即就愣住了。他干巴巴地看着萧允琀那春风得意的模样,识相地不询问路上发生了什么。

    “公子,这位是哪儿来的……”

    “这就是这宅子的主人了,山伯,你让下面的人把血燕窝给煮了,端到我屋里。”

    “啊,是。”山伯不敢置信地看着萧允琀,那些昂贵的补品,公子不是交代给那位小公子留着吗?怎么现在要给这……小和尚用?

    萧允琀抱着顾段沂进了屋,坐到床上,让他倚着自己坐。偏头看他脸上红晕未散,煞是风情万种,心中一动,倾身吻上他的锁骨,呢喃道:“这么容易就累了,这身子骨可得好好补补了。”

    “我哪儿是娇弱,是你如狼似虎……”顾段沂推不开他,娇嗔道:“别来了,我累……”

    “知道你累,等会儿喝了燕窝,就早点休息吧。”萧允琀给他敛好衣襟,笑道。

    顾段沂搂着他的脖颈,微微仰头,哀怨地盯着他,道:“等会儿你要回府上吗?”

    “先去回我父亲,接着得跟陌雅交代一下。”萧允琀捏了捏他微微鼓起的脸,笑道:“日后就得陪着你住这儿了,不交代好,要是日后被找麻烦,怎么好是吧?”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顾段沂蹭着他的脖颈,伸出舌头舔了舔。

    萧允琀被他挑逗得有些瑟缩了一下,捏住他的下巴,邪笑着威胁道:“你这是在玩火啊?”

    “我不怕,”顾段沂斜睨着他,娇嗔道:“谁知道你今晚上,会不会因为欲求不满,就和那陌雅公主……”

    “你这小痞子,就这么信不过我?”

    顾段沂不管他说什么,收紧胳膊,将人拉下来,死死吻住。

    正当两人缠绵动情,情难自已的时候,一声尖叫在门口响了起来,“啊!”随即,就看到一抹影子迅速地将那人给拖走了。

    萧允琀抬起身体,疑惑地挑了下眉,回头就看顾段沂羞涩难当地蹭着他的肩头。

    “怎么了?被人看到,害羞了?”

    “那是……我那个……白日宣淫什么的……”顾段沂说着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萧允琀捧起他的脸,轻啄了下那饱受□□的唇瓣,笑道:“没事,你身体要紧。今晚我保证不会和陌雅有什么的,你老实待着,等我回来就是。”

    顾段沂颔首,抬眸就看到山伯踏着轻缓的步子走进来,两人目光对视,后者一惊。

    “这是……小公子?啊,真是小公子啊,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山伯把补药放到一旁,惊喜万分地打量着顾段沂,“公子终于把您给盼回来了……”

    顾段沂不自在地往萧允琀身后躲了躲,他现在衣衫不整,实在是羞得见人。

    萧允琀知道他的羞窘,给他敛好衣襟,转头对山伯吩咐道:“明日我再回来,在此期间,山伯可得看顾好沂儿,别让人跑了。”

    “那是自然,孙颖和王尧一直在暗地里守着,保证不会出事的。”山伯满心欢喜,应了。

    “时候不早,我先走。”萧允琀凝视着顾段沂,随即在他额上落下一个吻,“乖乖等我回来。”说罢,就起身走了。

    直到萧允琀的背影看不到了,顾段沂才收回了目光,而山伯在一旁递过补药。

    “小公子,快趁热喝了,好好补补身子。”

    顾段沂讪笑着接了,在山伯热切的目光下,喝了一口,却苦得整张脸都黑了。他抬眸看山伯的神色,试探着问道:“山伯,这药……我等会儿喝,好不好?”

    “良药苦口嘛,”山伯憨笑着,盯着他,“为了公子和小公子日后的幸福,这很有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