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4

行辜一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来者何人?!”孙颖持剑冲上去,浑厚地吼了一声。

    那黑衣人躲过他的招式,颇为淡定地见招拆招,在击退孙颖时,吹了一声口哨。之后,几近二十位黑衣人闯入了屋内,对着孙颖拔剑相向。

    孙颖听着屋外的打斗声,心里直打鼓,这些人明显就是冲着小公子来的。像是有备而来,他恐怕抵挡不住,若是让他们带走了小公子,这该如何和公子交代?

    “好了,我没有取你们性命的意思,乖乖让开,不要做无畏的抗争了。”

    “我死也不会让开!”孙颖摆出迎战的姿态,目光紧锁领头的人。

    顾段沂慢慢地回过神来,神色微变,他站起身来,对着那领头人,道:“王世子,我不会跟你走的。你带着你的人走吧,你们要带走的那个人,已经死了。”

    “……”关殷远挑了下眉,突然就冲上前去,一掌劈向孙颖的后颈。

    “你……”孙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倒在了他的脚下。

    关殷远收起剑,摆手让其他人都出去,接着就解下了黑纱布,拧着眉道:“六皇子,你应该知道,大皇子派人找你找得有多辛苦。皇子妃日日以泪洗面,就盼着你回去呢!”

    “我知道,那又如何?”顾段沂坐回床上,面无表情,“我不愿意回去。”

    “这……”关殷远沉了脸,沉声道:“如果六皇子不愿意配合,那就别怪我采取强制的手段了。”

    顾段沂从枕头下抽出一把匕首,架在自己的脖颈上,怒道:“你还想威胁我吗?”

    关殷远迈出去的步伐停在半路,他左眼皮跳了跳,额头青筋直突突,这六皇子真是个难弄的人物!大皇子费如此心力找他要带他回去,他这样是想怎样!

    “你回去跟大哥说,我已经死了,就这样,走吧。”顾段沂郑重其事地说。

    “六皇子,你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关殷远忍着怒气,愤懑道:“若是你的身份暴露,你觉得萧允琀会被怎么样?通敌叛国这罪名,应该是灭九族的死罪吧?”

    顾段沂心里一股火气腾腾往上冒,威胁他可以,威胁到萧允琀是想怎样?!

    “行!我和你走!”顾段沂站起来,穿上外袍,跟着他往外走。

    在门外候命的黑衣人见人出来,纷纷半躬身表示敬意。顾段沂愣了一下,扫了那些人一眼,接着定在一条熟悉的身影身上。

    “元英,是你告诉我大哥的?”

    元英往前跨了一步,神情淡然道:“我在去蹇国的路上遇到了王世子,他正是领了大皇子的命令,来惠国寻六皇子。”他顿了顿,继续道:“请六皇子体恤大皇子和皇子妃的心情。”

    “……”顾段沂冷漠地扫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率然往外走。

    关殷远跟着往外走,拍了拍元英的肩膀,叹了口气。

    第20章 第十九章 相思

    顾段沂一路阴沉着脸,回到了蹇国的皇宫。

    他回来,是悄无声息的,秘密地从城外带进来的。把人送到之后,关殷远都离开了。未等他坐下,就被闻讯而来的王紫宜狠狠地抱住,耳边就是她撕心裂肺地哭喊。

    “幸好你没事……没事就好……回来就好……段沂,你要是真地死了,是要你大哥和我愧疚一辈子吗?”

    顾段沂回抱住王紫宜,发觉她瘦了,心里也是很难受,跟着也啜泣不已。

    到后来,王紫宜疏朗了积郁,反倒回来安慰顾段沂,“没事了,回来了就好。我会和你大哥说的,他要敢怪你,我就带你一块儿走。”

    “不,嫂子,是我的错。是我任性,让你担心了。”顾段沂看她憔悴的面容,消瘦的身形,心里很不好受。他那么任性,让他们遭受了这么大的打击。

    “哎……”王紫宜拢住他的双手,拉着他坐下,焦虑地看着他,道:“你要是不愿意迎娶蓓玉郡主,跟我们说就好了,为什么要传出你……死了的消息呢?你这不是要我们难受死嘛……”说到后面,她的眼泪又要留下来了。

    顾段沂摇摇头,那时候的他,心死如灰,只想逃离所有而已,没有想那么多。说是不想迎娶,还不如是不想被摆布,或者说想一个人静静而已。

    “要不是你大哥一直安慰我,你绝对没事,我都不一定能坚持到见到你的这一天。”王紫宜握紧他的手,恳切道:“段沂,答应我,不要再吓我们了,好吗?”

    顾段沂抿了抿唇,眼睛泪汪汪地看着她,道:“嫂子,我想回惠国去……”

    王紫宜苦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叹息道:“其他的我都可以答应你,就这个,答应不了你。你是蹇国尊贵的六皇子,日后是要继承大统的人。我和你大哥商量好了,他登基后,五年后,就把皇位传给你。我和你大哥就要隐居山林,逍遥去了。”

    “不,嫂子,我不要当皇帝!”顾段沂不由得掐住她的手,急迫地重复着。

    “这是我们商定了的事情,不可能改变的。你放心,在你大哥禅位时,会把一切都给你安排好,给你铺好路的。我父亲也可以辅佐你,直到小皇子出世。”

    顾段沂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安排,急得很,心中郁结,突然就“噗”一声,吐血昏迷了。

    王紫宜被他溅了一身血,吓得魂儿都没了,当即不顾形象地大吼:“快来人啊!快去请苏太医!快去——”

    几名侍从将顾段沂梳洗了一番,待苏太医到来,纷纷站在一旁,看着侍女们围着床榻慌乱地忙碌。其实也都不知道要忙些什么,只是把要准备的都给准备了一遍。

    顾段沐烦躁地踏门而入,扫了一眼内室忙乱的景象,走向王紫宜。

    王紫宜正六神无主,见到他,赶紧站起身扑到他身上,抽泣着道:“怎么会这样……”

    “紫宜,你别担心。段沂不是第一次,总归会好的。”顾段沂语带倦意。

    这时,苏太医抹了把汗,慢悠悠地踱步到他们面前,躬身道:“六皇子本就气血空虚,身体虚弱,一时急火攻心,才会如此。只要辅以补药,静心调养,肯定就会好了了。”

    “行,下去吧。”顾段沐早知会是如此,再一听这样的诊断,也没有啥好说的了。

    苏太医赶忙就退了下去了,他看得出大皇子此时心情极其不佳,最近忙碌登基的事情已经够麻烦的,偏偏六皇子这还多事。这未来的天龙之子,性情也没有以前温厚了。

    顾段沐拍了拍王紫宜的背,沉默半晌,道:“段沂现在这样子,也是他自己造成的。于你没有任何干系,你不要怪自己。如果你的身体也撑不住了,你让我如何是好?”

    “我知道,只是……心里难受,你说他好好的怎么就和那萧允琀……”

    “这事儿就到此为止了,让他自己好好想一想,他就明白了。”顾段沐冷着脸,眼里满是恨铁不成钢的怒意,“我最近忙的事情有点多,照看不到你们,你要照顾好自己。别让我担心,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