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5

行辜一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王紫宜点头,抚上他的脸,笑道:“走到这一步了,你怎么就着急起来了?”

    “就是等了这么多年,就差这么一步,才着急啊。”顾段沐轻笑,吻了吻她的脸,接着拉过她的手,亲了亲,道:“我真期待你跟我一块儿坐在龙椅上,受众臣跪拜,我的皇后。”

    “我倒还不够胆子坐龙椅,只要陪在你身边就够了。”

    “你没有胆子,我借给你。我能走到今天,你可是功不可没。”

    王紫宜淡然一笑,心中颇为熨帖,突然就问道:“登基之日礼部定下了吗?”

    “定下了,就在五日后,九月二十的时候,那是万事皆宜的良辰吉日。”

    “那惠国派的使臣……是谁?”王紫宜有些顾虑,不大安心。

    顾段沐揉了揉她的眉心,嗤笑道:“他们派的是那敦王王世子做使臣,我倒有所听闻,是个不学无术的好色的公子哥。”

    “嗯……比起殷远,是要差了点,不过也不可怠慢了人家。毕竟我们还是秉持两国交好的意思,要是起了什么摩擦,就难办了。”

    “我有分寸,好了,你早些回去休息。让奴才们看着就行,段沂一时半会也醒不了。”

    “好吧。”

    王紫宜忧心忡忡地看了内室一眼,跟着顾段沐离开了。

    经过两天的调养,顾段沂渐渐有了点气血,不过总是神情木然地盯着窗口看,也不知道在看什么。看着看着,突然还会傻笑一下,如同痴傻了般。

    苏太医奔来走去看了好几回,没看出什么毛病,心里隐隐觉得不好,却不敢言明。

    王紫宜俨然有了皇后的风范,身着绛红色花式繁缛的长裙,端坐着,气势逼人地盯着那苏太医,冷声道:“苏太医有话直说,我自是不会怪罪于你。”

    “实在是臣学识浅薄,瞧来瞧去,这六皇子……怕是害了相思病……”

    王紫宜眉心微动,挥手道:“行了,不用看了,下去吧。”

    “是。”苏太医赶忙跪拜,退下。

    一旁侍立的侍女微微抬头看王紫宜,发觉她脸上不愠不火的,可这样的神情,分明有事。

    王紫宜思忖半晌,突然微微笑着偏头,打量着自己的侍女,笑问道:“穗儿,你觉着六皇子如何?”

    “六皇子模样俊琪,身份高贵,是有福之人。”穗儿低头,跪在她面前,脸隐隐发烫。

    “那便好,今晚,你留下来服侍六皇子吧。”

    “是,奴婢懂得。”穗儿忙把身体压低了,俯首称道。

    王紫宜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了。段沂是到年纪娶妻纳妾了,既然害了相思,那就找个人解了那相思便是。只要他识得那曼妙的女儿滋味,就该把那不成器的念头给断了。

    蹇国的六皇子,雌伏他人身下,如此情深义重,说出去只能成为笑柄!她绝容不得!

    夜色正浓,微风徐徐,月华星动。

    床榻前,一道窈窕的身影轻轻地解开衣袍,面若桃花,娇羞地看着床上闭目酣睡的人儿。她是奉了皇子妃的命令,侍奉六皇子的,就算是被人撞破,也不怕的。

    顾段沂迷茫地睁开眼,压在他身上的柔软身躯让他有一刻的迷离,像是见到了思思念念的人。他伸手环住对方的脖颈,倾身上前,正准备吻上那娇嫩的唇瓣。一股极大的力气把他身上的人给丢了出去,他也跟着蓦然惊醒了。

    只见屋中站着一人,身姿卓越,衣袍随风抖动,那双狭长的眸子盯着他看。

    “你……”顾段沂有些木然,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在做梦。

    萧允琀蓦然上前,一把擒住他的下巴,俯身就吻了下去。柔软炽热的温度点燃了两人的心火,顾段沂不敢置信地盯着他看,随即红了眼眶,勾住他的脖颈,将他拉入床榻。

    水乳交融,缠绵悱恻,就连空气都弥漫着令人面红耳赤的味道。

    事毕,顾段沂趴在萧允琀的身上,脸上热汗涔涔,眉眼透着一股媚态,唇瓣如绽放的桃花般饱满娇嫩。他摩挲着萧允琀的胸膛,笑着道:“怎么突然就来了?”

    “再等一日,你就要被人吃干抹净了……”萧允琀斜了一眼床榻下昏迷的侍女。

    “怎么的也是我把她……唔唔……”

    萧允琀覆身而上,咬着他的下唇,面露不虞,咬牙切齿道:“怎么,我还没有满足你吗?要不要再来一次?”

    顾段沂红着眼,眨巴着看他,呜咽道:“我不敢了……”

    “……”萧允琀松了口,舔了舔他的唇瓣,抚摸着他的鬓发,道:“知道了,休息一下吧。看看你,又把自己弄得这么瘦弱……”

    “那不是想你想的嘛。”顾段沂勾着他的脖颈,软声道:“你要走吗?”

    “不走要是被发现怎么办?你这小身板还想替我再挡一剑?”萧允琀调笑。

    顾段沂盯着他,仿若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萧允琀捏了捏他的脸,俯身啜了下他的脖颈,留下一枚鲜明的红唇印,“我该走了。”

    第21章 第二十章 撞破

    顾段沂看着萧允琀起身穿衣服,若有所思地摸了摸自己的脖颈,笑道:“你说我要是担上这通敌叛国的罪名,会不会灭九族啊?”

    “嗯?怎么突然问这个?”萧允琀收紧腰带,走到他身旁坐下,捏了捏他的手,温声道:“等会儿让人给你洗浴一下,不然身体又该不舒服了。”

    顾段沂凑近他,轻啄了下他的唇,闷声道:“我跟关殷远回来,他威胁我说,要是我不跟他回来,你就要担上那通敌叛国的罪名……要是我的话,灭九族倒是不至于的……”

    “傻瓜,我父亲时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萧家世代忠良。其实应该是皇上对萧家有所倚重,而且……皇上怕也时日无多了。”说到这,萧允琀心里一阵不安,继而揉了揉他的脑袋,道:“反正无论如何,我不会也不可能会被套上这个罪名的。别担心,下次就不要跟他跑了。”

    “那你为何要元英通知大哥,我在你那儿?”顾段沂不满地嘟起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