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6

行辜一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只是让他跟你大哥说一声,让他放心而已,谁知道他竟然直接把人给带到宅子去了?不过也怪我,没想到安排的人都没有挡住他们。”

    顾段沂扯住他的胳膊,很是认真地说:“不如把通敌叛国这罪名安在我身上算了。”

    “你想什么呢?哪儿就非得这么做了,等你大哥登基,我就带你回去。”

    “真的?”顾段沂欣然,半坐起身来,揽住他,哀怨道:“我嫂子都不疼我了……”

    萧允琀给他披上件外袍,抱在怀里,安慰道:“血浓于水,她也是担心你而已。你这样折腾自己,她要是不疼你,怎么能派人给你暖床呢?”

    “现在怎么办?我要拿她怎么办?”顾段沂靠着他,斜睨着床下的人。

    萧允琀思索了下,还没有回答,房门就被打开了。

    率先踏入房门的便是王紫宜,她瞥了一眼昏迷在地衣衫不整的侍女,随即看向床榻上相拥的两人,顿时花容失色。稳住心神之后,就朗声吩咐道:“没有我的吩咐,都不准进来!”然后,自己把门用力地给关上了。

    原来王紫宜那么吩咐了穗儿,后来思来想去觉着不妥。半夜睡不着,只好来看看顾段沂会不会排斥穗儿,或者闹出什么皇家丑闻不好收场。没想到在门口就听到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当即就铁青着脸,闯入门内。

    幸好她偷偷出来,带的都是自己的心腹,不然不知道该如何封口了。

    萧允琀斯斯文文地站起身,让顾段沂坐在床上,随即拱手拘礼道:“见过皇子妃殿下。”

    “免了。”王紫宜只觉着眼前的两人十分刺眼,就怒道:“段沂,把衣服穿好。”

    “不好穿……”顾段沂往后缩了缩,敛了敛衣袍,神情羞窘。

    王紫宜忍了再忍,才把那一句“不知廉耻”给憋回了心里。她怎么不承认都没有用了,他们之间确实已经发生了那种关系,而且还被她撞破了。

    萧允琀回身护住顾段沂,让他侧躺着考着自己,接着道:“皇子妃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我能怎么办?”王紫宜恶狠狠地瞪着他,怒气冲冲道:“你就非得招惹段沂吗?你身为丞相之子,想要找个贴心的美人儿找不到吗?你和段沂这样,即是断了你萧家的香火,也是断了我蹇国皇族的血脉!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顾段沂下意识要反驳,被萧允琀按住了。

    “情有独钟这回事,皇子妃不是最明白吗?即便你无所出,大皇子也遵守约定不娶妻不纳妾。你们没有子嗣,可以和和美美到今日,为何我和沂儿就不行?”

    “……那不一样。”王紫宜被戳中心窝,口气也不由得软了些。

    “我大哥已经生了孩子,是个男孩,他可以为我萧家延续香火。你蹇国皇族那么多皇子,怎么可能断了血脉?再者,由沂儿流传的血脉就真的纯正吗?”

    王紫宜闻言凝神看他,问:“你可是知道些什么?”

    “蹇国皇族是关氏血脉,然而这一代却是姓顾,连带着段字。不就是因为关式血脉早就断了,而段氏早已成为蹇国的统治者了吗?”

    “没想到这等秘闻你都知道……”

    萧允琀淡然地笑了笑,搂着一脸不明所以的顾段沂,道:“只因为我母亲与已逝的皇后私交深厚罢了。也是因为断了关式的血脉,皇后才自责不已,郁郁而终的吧。”

    闻言,顾段沂神色黯然,他终于知道母亲小时候总说他并不是皇族子弟是什么意思了。

    萧允琀看他眼眶微红,心疼地握住他的手,收紧了胳膊。顾段沂冲他笑了笑。

    王紫宜叹了口气,寻了位置坐下,目光在他们之间流转了一圈。再叹了口气,颇为疲累地看着他们,“就是如此了吧……你母亲……”

    “我母亲不过是与皇后有缘罢了,她现在已经出家念佛,不问世事了。”

    王紫宜听到“出家”这两个字的时候,蓦然抬眼看向顾段沂。她曾听殷远说过,顾段沂消失无踪的那一年多的时间都是在庙宇过的,那就是在萧允琀的母亲那儿……

    于是,她试探着问道:“萧公子,你母亲是否知道你和段沂……”

    “是,她知道,也是她安排我们相见的。如今,父亲要是不同意,母亲就要出山了。”

    “原来如此……”王紫宜沉默良久,泄了口气,苦笑道:“你们非要走这条路吗……”

    顾段沂莞尔一笑,知道嫂子松口了,调笑道:“嫂子,我都这样了……你还要阻止我吗?至于大哥那儿,我知道嫂子一定会帮我的。大哥最听嫂子的话了!”

    王紫宜朗声笑了笑,站起身,幽幽道:“你们早些歇着吧,我会派人来伺候。”

    “谢谢嫂子!”顾段沂想站起身来送她,腿一软,又栽回萧允琀怀里了。

    王紫宜看他红得滴血的脸,掩嘴笑了笑,头也不回地走掉了。随即就有几位侍从将那昏迷的穗儿给弄出去了,然后几名侍女低头目不斜视地进屋,准备浴桶洗浴事物。

    日上三竿的时候,顾段沂起身了,身边已经空了,他愣了下,迷糊地盯着床帐。

    萧允琀从外面进来,见他双目无神,神色落寞,笑问:“怎么?还没睡醒吗?”

    顾段沂看着他一步一步走近自己,微微一笑,揽住他的腰板,叹息道:“刚刚,我以为昨晚只是在做梦,心里空落落的,好像少了什么似的……”

    “那天,你离开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感觉的。”

    萧允琀笑着应了,抬起他的头,俯身吻了下去。

    “咳咳”不合时宜的一道轻咳声响起,随即就有两个人慢慢走近屋里来。

    顾段沂昨晚洗浴后就换了衣裳,算是还得体地跟他的大哥大嫂见面了,不至于像昨晚那么窘迫。他笑着坐着,看着萧允琀坐到自己身旁。

    顾段沐拧着两条眉毛,他今早已经完成了登基大典。原本是要唤人来叫顾段沂的,结果王紫宜告诉他,不方便。这三个字的含义太多,他当时没有多想,在惠国的使团中看到萧允琀的时候,他才明白了那三个字的意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王紫宜劝着拦着,他早就叫人把萧允琀给打下牢狱了。

    结果,一进门就碰到两人你侬我侬的场景,心里梗得慌。

    王紫宜拉着顾段沐坐下,经过一晚上的考虑,她想开了很多,神色也比以往要轻松。

    萧允琀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坦言道:“我会随使团离开,同时也要带沂儿走。”

    “你说走就走,你当我这蹇国皇宫是哪儿?”顾段沐脸色不虞。

    “当初元英从我那儿带走沂儿的时候,把我那当什么地方了?陛下为何不说这个?”

    顾段沐如鹰眸般锐利的目光打在他脸上,狠声道:“有本事,你就把段沂从这儿带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