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7

行辜一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萧允琀不想和他争锋相对,毕竟都是沂儿的亲人。

    王紫宜看他们对峙,微微一笑,拉住顾段沐的手,道:“让他们走吧,两国已经订下了永结同好的契约,日后开放商路,来往频繁,想见也容易。”

    “我就是……看不惯!”顾段沐愤然地盯着顾段沂看。

    顾段沂反应过来,不满地瞪回去,道:“大哥是觉着我丢了皇家脸面吗?那就废了我这名号,反正我也不稀罕。”

    “你真是!堂堂男子汉,竟然如此不思上进!”

    “上进有什么意思,活得开心才是最重要的。”王紫宜挡住顾段沐的口,笑着拉住顾段沂的手,“听嫂子的,开心就好。”

    “我最喜欢嫂子了。”顾段沂很高兴,抱住了王紫宜。

    顾段沐不高兴地扯开顾段沂,把自己的皇后护到自己身旁,怒道:“去那边!”

    顾段沂挑了挑眉,凑回萧允琀身旁坐着了。

    “行吧,走吧,都走吧。”顾段沐无法,只能应允了。

    王紫宜露出了欣慰的神情,只是眼睛也跟着红了,她心里还是舍不得的啊。

    第22章 第二十一章 结局

    惠国使团回国的时候,蹇国新任皇帝附送了无数金银财宝绫罗绸缎,外加一大红箱子类似于嫁妆的东西,只是上面上了锁,至于钥匙在哪里,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关殷远和安流站在城门口,目送着替惠国使团离开了他们的境地。

    安流蓦然就叹了口气,道:“皇后送的嫁妆,未免有点多了……”

    “此次荣登大宝,皇后丞相功不可没,这点东西也不算什么。”关殷远倒是不以为意。

    “昨晚上,你和那晋胤,可是睡一榻上,可有发生什么?”安流面露忧虑。

    关殷远淡然地扫了他一眼,仰头望日,笑道:“皇上说要去军营看看,你不用回去部署部署吗?现在,大概已经在路上了……”

    “什么?!你不早说,要是皇上知道我偷偷溜出来……”

    关殷远瞧着安流越来越远的身影拿出玉骨扇来扇了扇,蓦然用扇子敲了下脑袋,叹息般笑着道:“昨晚上拿了他的扇子,忘了还了,罢了,晚上再去还他好了……”

    晋胤无可奈何地看着面前两人甜情蜜意,捂脸看着马车外面,心情颇为复杂。

    顾段沂没有见过晋胤,但是第一印象就是他的桃花眼很惹眼,用这个特征倒是能把这个人记得很清楚。不过,他还是没有与他有过多的交流,感觉他对他们好像很不自在。

    “怎么了?”萧允琀看顾段沂暗自打量晋胤,笑着问。

    “我觉着,王世子好像不太喜欢我。”顾段沂在他耳边,压低了声音说。

    萧允琀捏了捏他的脸,调笑道:“我喜欢你还不够,还想要多少人喜欢你啊?”

    闻声,晋胤转过头来,现在换做顾段沂不自在了,他暗地里掐了萧允琀腰际一把。

    “其实,我是真心祝福你们的。”晋胤假装没有看到他们私下的动作,轻咳了两声,继续道:“允晗这家伙一直不近女色,我还以为他有什么问题呢,现在看来,是为了你守身如玉呢。”说罢,挑着那桃花眼,露出几分戏谑的笑意。

    顾段沂羞涩一笑,挽住了萧允琀的胳膊,把头搁在他的肩膀上。

    晋胤无奈苦笑,他注定是要看这两人秀恩爱秀一路的吗?

    回国之后,晋胤带着蹇国的礼物去皇宫跟老皇帝复命,而萧允琀带着顾段沂和一车子嫁妆,直接往大宅子去了。

    山伯呵呵笑着迎接,见两人携手下了马车,拱手躬身道:“公子,您回来了。”

    “嗯,东西可都备好了?”萧允琀毫不避讳地揽着顾段沂的腰,面向院子一干人等。

    孙颖面无表情地站着,王尧和袖龄站在一块儿,看得出好事将近了。

    顾段沂扫过一干人等,心情颇有点紧张激动,他紧紧攥着萧允琀的手,跟着他走进了屋里。然后就松懈了般坐到了床上,捶着腿很是无奈,道:“真的要去见你父亲?”

    “当然了,母亲都和父亲说好了,别担心。”萧允琀过去,给他捏着肩膀,调侃道:“你怕什么,丑媳妇迟早是要见婆婆的。”

    顾段沂斜眼瞪他,愤然道:“我才不是丑媳妇,再说,我也见过婆婆了。”

    “行,我的小美人,那就去见见公公。”萧允琀俯身,吻了他的唇。

    “嗯……去见你父亲,要不要带些什么……”顾段沂思索着。

    萧允琀坐到他身旁,拢住他的手,笑道:“什么都不用,你嫁到我们家来,象征着两国联姻,这就是最大的见面礼了。”

    顾段沂撇了撇嘴,蹙眉盯着他看,“为什么不是你去我蹇国呢?”

    “因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啊。”萧允琀笑着回答。

    顾段沂挑了下眉,一把将他扑倒,笑得很是邪气,“那就让我在上面一回吧……”

    他这话音未落,就被萧允琀给翻了个身,压在了身下,只能发出哼哼嗯嗯的□□了。

    端着别致的礼衣在房门外后候着的山伯听着声儿,纹丝不动。倒是他身旁的袖龄默默地低下了头,她果然还是见识太浅,竟然听得面红耳赤。天哪,得赶紧嫁了才行了!

    “算了,怕是一时半会儿不会完事了,我们先回去睡着吧。”

    “啊?可是公子不是吩咐了,要回去给老爷……”

    山伯往后走了几步,停住脚步回头看她,笑呵呵道:“袖龄啊,你觉着这种时候,能停得下来吗?”

    袖龄哑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再次红了脸,只能乖乖地跟着山伯走了。